【学习现场】疫情中,我在德国遇见暖心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学习现场】疫情中,我在德国遇见暖心人



    “依照目前疫情的情况来看,虽然德国官方宣布4月20日会恢复上课,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没办法回到学校,学校的应对政策就是上网课。不过,在此之前,别的科系我不知道,但我的科系之前都未曾尝试过网络教学。”在德国巴符邦(Baden-Wuerttemberg)康斯坦茨大学读旅游管理第二年的苏慧欣这样告诉我。

    说起网络教学,马来西亚各界议论纷纷,有人赞同,有人反对。诡异的是,有意见的人士,都不是老师而是时事评论员。慧欣说,最近看德国新闻,德国教育界对网络教学这回事是持反对意见的,从小学到大学,德国教师始终坚守着教育传统和本质,认为网络教学无法达到面对面授课所收到的成效。

    疫情面前,面对即将到来的开课季节,慧欣有点无奈的说,不论传统或网络,她因为这次的疫情,由于无法到旅游相关产业实习,百般无奈下,在咨询过指导老师的意见后,她唯有以论文方式,完成她因无法实习而要完成的“实习”。

    慧欣曾在《中国报》副刊特约撰稿,分享她的留学生活。
    我只想待在宿舍里

    说起德国,慧欣跟我的想法几乎一样:“工程师的国度!”说完,我们笑了。就现有资料来看,除了台湾在今年1月就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其实德国则是西方最早有所防范的国家。巴符邦地处瑞士和奥地利边境,过去一年多来,慧欣曾在《中国报》副刊特约撰稿,分享她的留学生活,特别是她在周末或短假期时,乘坐火车,到其他欧洲国家游历的故事以及趣闻。

    越洋访问的那个午后,德国时间是早晨,马来西亚时间是下午三点。在德国留学,学校有个规定,就是不让留学生都混在一块儿,要把他们分散到不同的德国学生的寝室里,跟在地学生融为一体,共同生活,适应环境,而不至于最终只待在留学生共同的同温层、舒适圈,以致形成不参与社交活动的小团体。

    这样的安排,对慧欣而言是恰当的,也对她的学习起着极大效用,更好地融入德国的社交圈。只是,在疫情爆发后,所有德国室友纷纷离开宿舍回到各自的家园,宿舍顿时陷入空荡局面。也许是已培养出独立生活的习惯,这于慧欣而言并无大碍。

    一人住,一人食。疫情在德国爆发后,慧欣也像其他人那样,会到商场添购物资。她形容巴符邦目前的情况:“公路上巴士依然操作,只是班次减少了、使用的人也减少了。以往的检票员如今不再见到,票你得要在车站电子售票系统上购买,你也看不到司机,因为你会坐在跟司机有一段距离的位子上,他会安静地把你载到目的地。”

    “娱乐场所都拉下闸门,只剩超市、药剂还在运作。但在德国政府宣布社交禁令时,也引起了抢购潮。不过,照现在的物资供应充足的情况来看,德国人当初的抢购潮,似乎有点过于慌张。”慧欣自己虽然没有抢购,但在抢购潮退去之后,她才为自己补充了可支撑为期两星期的生活必需品。

    “现在我只想待在宿舍,哪里都不想去。”这是慧欣在疫情中,最大的感想。

    宿舍外的景色。
    只有一个市规定戴口罩

    向来守秩序,崇尚理性的德国,在此次疫情中,也充分体现他们的“工程师精神”,凡事认真运算推理,连在购物商场的安全距离、公共卫生都安排妥当,只有你没想到的,慧欣说,超商会为所有顾客想到各种他们认为你会面对的问题,并让你安心地在商场里购买想要的东西,当然,除了卫生纸这个全球大缺货的物品。

    “全德国,只有图灵根的耶拿市要求人人佩戴口罩,其他地方依旧奉行健康的人,无需佩戴。”慧欣有点无奈的笑说,她目前所拥有的口罩,是早前通过亚马逊网购得来,当时购买的价格合理,数量充足,对比现今,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在疫情中,人与人的距离,被拉得更远。德国政府要求所有国民的社交距离应维持在1.5米。这个距离说远不远,但至少可确保安全。像所有西方国家那样,德国公共卫生专家对佩戴口罩还是存在着不信任态度,或者说,他们认为口罩可防御病毒的可能性不高,他们更强调的是保持个人卫生的重要,尤其是勤劳使用肥皂洗手。

    慧欣说,虽然目前德国的感染率名列前五名,但实际上死亡率并没有像意大利、美国那样高企不下。慧欣认为,这可能也要归功于德国在医疗方面的先进与设备齐全,否则,德国怎会给予意大利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施以医疗救护?

    空荡荡的大街。
    暖心老妇人的关怀

    3月初,英国发生小混混痛骂新加坡华人留学生“中国病毒”并暴揍对方的新闻渲染开来后,德国是否也存在歧视亚洲人的状况?慧欣告诉我,德国人是理智的,他们不会因为你是亚洲人,或者你是华人而说你是“病毒”。

    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之后,慧欣倒是在德国遇见一件让她暖心的小事。她说,那时候疫情在中国刚爆发不久,那天她有事外出,就在巴士上遇见一个德国老妇人。老妇人问她:“你是中国人?”慧欣表示不是,紧接而来,慧欣也料想不到,老妇人跟她聊开了。对话里,都是暖暖的关怀,老妇人请慧欣要多照顾自己。

    与英国的小混混暴打新加坡华人留学生的事件对比,两个同样是民主自由的国家,德国人民所呈现出来的面貌与精神,有着不一样的分别。

    独自在国外求学的慧欣,每天都跟家人联络,透过一通通越洋电话,一解思乡之情,也让家人知道自己的生活状况。当问到我国驻德大使馆是否有联系慧欣时,她说:“大使馆人员都有跟留德大马学生保持联系。”我好奇问她,如果有事情,你去大使馆要多久?位在法兰克福的大使馆,慧欣说,如果要从巴符邦去的话,要搭乘四小时的火车呢!

    在电话这一端的我,有些愣了!四小时?距离是挺遥远的。访谈结束前,慧欣总结了她在此次疫情期间的看法,她说,虽然疫情让她感到担心,但对于未来,她还是乐观且会积极面对的!

     

    编辑:吴鑫霖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