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人格分裂 只是把角色当朋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我不是人格分裂 只是把角色当朋友



    2007年,Hishiko参加电视台ntv7的选秀节目《明星偶像》出道,甜美外表加上出色演技,很快就被电视台相中,成为电视台力捧的新星之一,随后接踊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电视连续剧演出及节目主持,当时在电视上不难看到Hishiko的身影,而她也曾经入围2010年《金视奖》—“最佳新晋演员”。

    就在众人以为她“星途”一路顺遂时,Hishiko在2010年突然宣布退出演艺圈,为当时的大马演艺圈抛下震撼弹,也让所属电视台负责人非常生气。

    “我真的很对不起当时的公司ntv7,当我把决定离开的消息告诉当时的经理人时,他真的就气炸了,当下他也忍不住对我诉责一番,公司在那么捧我的情况下,我既然说走就走,浪费了公司一番心血来栽培我。”

    Hishiko说,对于离开的决定,自己也非常不好意思,尽管对于演戏还是非常热爱,但是以当时的情况,如果她不离开演艺圈,情感上的压力或许会导致生命危险。

    “如果大家还记得,当时我在《情牵南洋》里饰演的晚月是个非常苦情的角色,跟我本身开朗的性格出入很大。所以为了将这个角色演活,我下了非常大的功夫,所以才导致我最后很难抽离角色。”

    她说,在《情牵南洋》拍摄现场时,就算还没有开录,只要看到在戏里饰演她老公的蔡可立,她就会想到剧本里的情节,然后就会无法控制地放声大哭,甚至就连晚上睡觉也会一直做噩梦。

    “我其实清楚知道自己是Hishiko,而我只是把晚月当作是我的朋友。例如我会和晚月交换日记,一起讨论每一场戏所发生的事情,她会写信告诉我今天她经历过什么,然后我就会回信去安慰她,甚至还会用对讲机录音聊天。”

    所以电视剧差不多要杀青时,对于Hishiko来说是非常不舍得的事,因为她知道演完了以后,就必须正式放下晚月这个角色,带进另外一个角色灵魂后,晚月就会慢慢消失,而Hishiko却不想她消失,所以这很纠结。

    透过刺青艺术找回自己
    遇上今生挚爱

    为了让自己能够斩断对晚月的情感,Hishiko正式宣布离开演艺圈,随后选择投身刺青艺术领域。

    “为了抽离角色,我想去接触一些我比较有兴趣、喜欢的东西,转移注意力,而刺青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其实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然后在中学时期认识到刺青这种人体艺术,对我来说非常神秘,而且很有意义,就像是在皮肤上的画。”

    她说,那个时候自己对纹身界还不了解,所以便上网去做了很多资料查询,最后找到了海源刺青,无论是风格或是刺青技术都是Hishiko喜欢的,所以便上门拜师。

    “当时我只是因为兴趣而上门学刺青,在机缘巧合下,就加入了刺青师的行业,一直到现在。而我当时的老师,也成了我现在的老公。”

    一般上,刺青给人的印象都不太好,而Hishiko从一个外型甜美的女生突然转换风格,成为个性刺青女,家人对于Hishiko都是满满的支持。

    “或许我妈妈从小受西方教育的影响,所以思想比较开通,而且她也知道我很爱画画,所欲对于我走刺青这条路,她是支持的。而最支持我的,是我96岁的外婆,她经常告诉我说刺青很漂亮,最多只是问我会不会疼。至于父亲的思想则比较保守,不过在沟通了解后,他现在也不会反对了。”

    那Hishiko满满纹身到孩子的学校,有遇过异样眼光吗?在YouTube频道上大聊同性恋课题,是否被观众攻击呢?点击影片观看更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