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流行◢ 北海道太早解封 疫情再次爆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全球大流行◢ 北海道太早解封 疫情再次爆发

    2月下旬,北海道成为日本第一个因新冠疫情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地区。学校关闭,大型集会取消,人们被“鼓励”待在家里。当地政府决心积极抗疫,激进地追踪和隔离与受害者有过接触的人。



    这项政策起了作用,到3月中旬,新病例的数量已经下降到每天一两个。3月19日,解除紧急状态,4月初,学校重新开学。

    然而,紧急状态解除仅26天后,又不得不重新实施。

    4月中旬的第一周,北海道录得135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与2月份首次爆发不同,没有证据表明这轮感染从日本境外输入的。

    新确诊病例中没有一个外国人,也没有任何一个感染者在过去一个月内到过日本以外的地方。

    这说明了什么?北海道到底是如何应对疫情爆发的?

    首先,如果能真正做到早发现早处理,就能控制住疫情。

    “相对来说,处理集群、接触追踪与隔离是比较容易的。”伦敦国王学院教授涩谷健司(Kenji Shibuya)表示。

    “政府在集群控制方面相当成功。当时,日本在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疫情是局部性的,这是一个成功的故事。”

    在这方面,北海道与韩国大邱市的情况有一些相似之处。在大邱,从一个邪教组织开始爆发的大规模疫情,被积极追踪。感染者被隔离,疫情得到遏制。

    但是,北海道的第二个经验不那么令人安心。

    大邱疫情爆发后,韩国政府开展大规模检测计划,试图追踪疫情。日本的做法恰恰相反。

    即使是在日本记录到第一例病例三个多月后的今天,仍然只对极少部分人口进行了检测。

    最初,政府说这是因为大规模的检测是“浪费资源”。现在,它不得不改变调子,表示将加大测试力度——但有几个原因似乎拖了政府的后腿。

    首先,日本卫生部门担心医院会因为检测阳性但只有轻症的患者而过载。而在更大范围内,检测工作是由地方卫生中心负责,而不是由国家政府负责。

    其中一些地方中心根本不具备大规模检测的人员或设备。当地的热线电话已经不堪重负,甚至找医生转诊都很困难。

    涩谷教授表示,这些原因综合起来,意味着日本当局对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情况并不清楚。

    “我们正处于疫情爆发的中间阶段,”他说。

    “从北海道吸取的主要教训是,即使你一开始就成功控制住了病毒,也很难长期隔离和保持控制。除非扩大检测能力,否则很难确定社区传播和医院传播。”

    第三个教训是,这个“新状态”会比大多数人想象中要长得多。

    北海道现在不得不重新实施限制措施,即使日本版的新冠病毒“封锁”比其他地方的限制要宽松得多。

    大多数人还是会去上班。学校可能会关闭,但商店甚至酒吧仍在营业。

    涩谷教授认为,如果不采取更强硬的措施,日本几乎没有希望控制住正在发生的所谓“第二波”传播,而且不只是在北海道,而是在全国范围内。

    “关键的教训”,他说,“即使在当地成功地控制了,但在其他地区仍有传播,只要人们四处流动,就很难保持无病毒状态。”

    北海道对旅游业高度依赖。新的紧急状态将于5月6日日本“黄金周”假期尾声时才结束。

    但一位在北海道从事防疫工作的地方政府官员告诉我们,限制措施可能要维持更长时间。

    “我们感觉必须要持续做同样的事情,”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尽量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阻止病毒的传播。”

    那么,这要多久?

    “直到我们找到疫苗,”他说。“我们必须继续努力阻止病毒的扩散。”

    文:BBC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