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业复工SOP可行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影视业复工SOP可行吗?

    演员之间距离要超过1公尺,拍摄现场仅限20人…



    (吉隆坡讯)全球影视业受新冠肺炎疫情重挫,我国政府日前虽已批准电影、电视及广告摄制活动,可在开斋节之后复工,但对当局提出的标准作业程序,大部分业者均表示执行度非常有限,宁可抱观望态度,等候当局进一步指示才全面恢复工作!

    高级政务部长(国防部)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指出,电影、电视及广告摄制活动将可在开斋节之后复工,惟前提必须遵守国家安全理事会及卫生部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必须先进行线上的面试活动、参与者需提供过去4周行踪记录,以及摄制场地仅限20人。

    许康文说演员之间要距离超过1公尺演对手戏十分困难!
    许康文说演员之间要距离超过1公尺演对手戏十分困难!

    对此,电影《一家亲亲过好年》和《大手牵小手》监制、乐盟电影制作总监许康文,提出电影制作团队的2大隐忧,他说:“演员之间要距离超过1公尺,虽然部长说可以用镜头迁就,但镜头迁就只适宜亲吻戏,一些掴掌、打斗的戏,并不能完全没有肢体接触。”

    至于拍摄现场仅限20人,他指出若以调动性的分组进行,譬如美术组、技术组、导演组等,轮流分批上阵,或许仍可行得通,“但是一般电影制作最保守也要有五六十名工作人员在场,如果碰上大场面,有时候还需要过百人的临时演员。”

    许康文和李勇昌(右)合作的全新贺岁片原订7月开拍,如今受疫情影响将延后开镜。
    许康文和李勇昌(右)合作的全新贺岁片原订7月开拍,如今受疫情影响将延后开镜。

    mm2影视娱乐北亚区总经理王佩娴直指,仅限20人的拍摄基本上比较适于小型拍摄活动,譬如广告、歌曲MV、网红短片等,“电影拍摄则比较难以执行,若提升至30人尚可勉强进行。”

    而片场膳食禁止自由餐,必须以便当取代,以及化妆师必须戴口罩、为艺人化妆前必须洗手消毒等条例,许康文直言这是在疫情前就已采用的运作形式,因此不会造成太大困扰。

    许康文与王佩娴皆认为在目前有限制的作业程序之下,本地电影拍摄暂时仍无法复工,也期望有关当局能再给予更明确和清楚的指南,才能让影视工作逐步复业!

    不能坐以待毙 或拉队到台湾泰国拍摄

    许康文与伙伴、著名导演兼编剧李勇昌, 原订6月要为两人合作的贺岁片“招兵买马”,并已敲定主要演员在7月开镜,无奈受疫情影响,电影开拍被逼延后,早前的演员试镜活动也只能在线上进行。

    许康文、李勇昌联同本地演员们,早前为贺岁片进行演员线上试镜。
    许康文、李勇昌联同本地演员们,早前为贺岁片进行演员线上试镜。

    他表示,行动管制导致拍摄和制作拖延,但主创团队却没停顿,仍进行剧本创作,“我们的故事已经有了、资金也有了,甚至已通知工作人员stand by,我们真的是万事俱备、只欠SOP!”

    随着我国疫情逐渐趋于平稳,各行各业亦积极筹谋早日解封,为让贺岁电影能如期完成,许康文披露已有“B计划”,“我们或许会选择到国外,像泰国或台湾展开拍摄。”

    他说,台湾影视业在疫情爆发后虽产量减少,但工业并没有完全停工;而泰国因邻近大马,能把本地制作团队全数带过去开工,“毕竟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女法医JD》复工遥遥无期

    在我国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动之前,mm2影视娱乐已经有数个项目进行中,包括Twins蔡卓妍(阿Sa)、锺欣潼(阿娇)、张孝全等人主演的网剧《女法医JD》。

    Twins主演的《女法医JD》在大马复拍遥遥无期。
    Twins主演的《女法医JD》在大马复拍遥遥无期。

    王佩娴表示,《女法医JD》复工仍遥遥无期,“该剧单是演员卡司就已经超过20人,加上外国演员进入大马要进行14天隔离,所以香港和大马制作团队也只能一再延后恢复拍摄时间。”

    该公司另一部被逼中断拍摄的本地中文电影,尚有30%戏分未拍,而且属于艺术型作品,故没有赶期限完成的压力,“我们不会立刻复工,一切待适合时机才会重投拍摄。”

    幕后人员转行寻出路

    王佩娴指出,疫情的影响程度甚广,全球戏院、影视制作皆停罢,但她乐观表示:“只要一部电影还没有上映,也都还算没有死!”

    王佩娴表示受疫情影响中断拍摄的电影和网剧,因播出平台和海外制作方都十分理解全球疫情严峻,故大马制作方也没有赶制的压力。
    王佩娴表示受疫情影响中断拍摄的电影和网剧,因播出平台和海外制作方都十分理解全球疫情严峻,故大马制作方也没有赶制的压力。

    她说,由于影视业并不属于生产行业,故没有生产时效性,“我相信大家都会节省开支,把预算挪到必须开发的项目,尽量取得平衡。”

    许康文披露,在疫情重击之下,我国已经有1至2家电影制作公司倒闭,而影视界许多幕后工作人员均是自由工作者,在无法开工的时期,唯有暂时转行寻求另外出路,像卖食物、接手家族生意等。

    他说:“我们今年会有2、3个项目,希望能扶持到马来西亚电影业。”笑称无法像古天乐和杨受成2年开10部戏,“但是如果一部电影开工,至少能让我们行内50个人有收入。”

    他也感慨娱乐业经常被政府忽略,被排除获得资源援助,因此他冀望以个人能力帮助到一小群的同业,“我们只能努力寻找出路,像我和勇昌会于11月在中国拍戏。”

    《好声Family》云录制

    首要媒体旗下电视台在行动管制期就已严格控制在录影棚内的人数,八度空间中文节目制作人黄裕丽透露,每日直播节目像华语新闻、《八八六十事》、《活力加油站》,所有嘉宾均采取视讯方式进行访谈。

    因舞台表演或现场演出的拍摄活动依然受禁,她说电视台很多节目摄录也必须改变运作方式,马来版《看见你的声音》已不开放让观众参与现场录影,“我们原定7月进行录影的亲子歌唱节目《好声Family》,也计划在6月9日解封后,派出制作团队前往各州属为60组参赛者进行预录。”

    《好声Family》由叶俊岑担任主持,录影棚在政府规定的操作指南下也尽量控制工作人员的人数。
    《好声Family》由叶俊岑担任主持,录影棚在政府规定的操作指南下也尽量控制工作人员的人数。

    她表示,这些参赛者年龄从5岁至80岁,故制作组不想他们冒险前来吉隆坡录影,因而已分别在槟城、怡保、柔佛等地方租借录音室,预先拍下他们唱歌的MV,并在7月时与评审、主持人同步以云端录影的形式播出。

    她说这是电视业疫情下的新常态操作方式,也不讳言派出2支各7人的制作团队前往5个州属拍摄,包括工作人员的住宿、膳食等,皆会大大增加节目制作预算,“但是所有歌曲在MCO之前就已经安排了,参赛者们也已积极练习,所以节目还是得进行录制,才不枉费所有人的努力。”

    黄裕丽担任监制的《好声Family》,将采取小组录制后改以云端录影形式播出。
    黄裕丽担任监制的《好声Family》,将采取小组录制后改以云端录影形式播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