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李显龙可有壮士断臂的勇气?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霍咏强:李显龙可有壮士断臂的勇气?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面前,有三项困难的工作:

    1. 在中美对峙的夹缝中,新加坡如何继续左右逢源?

    2. 疫情过后,新加坡何以重振经济?

    3. 在最后一次由自己主导的大选中,怎能赢得漂亮的胜仗?

    两个月前,第三项工作还是轻而易举的,然而,一子错满盘皆输,偶尔,还会浮现出落败的想像,尽管这几近不可能,但是以新加坡目前的社会情况和人民罕有地对政府的普遍不满,如果现在就进行选举,就算未至于出现政党轮替,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也肯定会损失不少席位。新加坡出了什么问题?

    四月初,新加坡客工宿舍出现了严重的第二轮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在短短10天内,就令新加坡增加了两千宗确诊病例,影响之下,新加坡被逼实施严格的防控措施。然而,一个多月后,从数字上情况并无改善,确诊病例逼近三万宗,非但在东盟地区内最高,撇除中国、印度两个人口大国,是亚洲病例最多的地方,以一个只有五百多万人口的国家来说,情况令人失望。

    表现完全不合格

    尤其是新加坡原来在防疫工作中一直表现优异,在病例追踪方面可谓冠绝全球,可惜就因为政府处理宿舍防控失当,导致大规模蔓延,323,000居住在宿舍的外劳中已经有超过27,000人被感染,比率逾8%,其中一家S11宿舍居住了13000人,超过2500人被感染。

    这次抗疫工作的挫败,最令新加坡人感到失望和忧虑的,是原来这就被认为是新加坡第四梯队年轻领导人的一次考验,结果非但由胜落败,当中表现出来的应变能力和逆境处理,完全不合格!

    二月初,网上流传一段新加坡贸工部部长陈振声的录音,向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解说新加坡处理口罩的策略,期间不断揶揄香港政府过份强调使用口罩,导致市面上出现疯狂抢购,更表示新加坡民众不能学香港,必须把口罩保留供医护人员使用,并多次强调世卫组织也指示只有病患才需要戴口罩。诚然,当时各地区都闹“口罩荒”,新加坡强调慎用,并非不合理,但是不久即发现新冠病毒可以在无病征下传播,世卫也更改了指引,但这时候,新加坡政府仍然觉得管理得宜,毋须改变政策。

    总理人选各有缺点

    如果新加坡的疫情得到持续控制,那陈振声的说法虽然嚣张、也有其可恃之处,但是当新加坡形势急转直下,疫情大爆发,今天回头再听其讲话,就完全变成笑话。尤其是因为香港人普遍戴口罩,避过了内地旅客和回流本地人两波冲击,而新加坡人就无辜地被逼要经受各种阻断措施带来的种种不便。

    本来,客工宿舍因为人口密集容易传播而导致疫情爆发,可谓“非战之罪”。但是在爆发后,新加坡政府对于危急处理显得进退失据,从安排分流外劳、分隔健康和病患的过程中,相关的部门从无公布具体细节,反次多次被揭安排混乱,甚至到五月初仍未见改善。从四月初爆发至今,整整八星期时间,也就是新冠病毒四个周期后(一般估算病患潜伏到病发为14天),新加坡每天仍新增四、五百宗确诊病例,而且差不多每日都仍然发现新增的病患群体 (Cluster)。这种表现完全不符新加坡传统的高效行政能力,反映出新加坡政府处于逆境之时,战斗力大跌。

    这就令人怀疑,新加坡防疫失败是因为外劳不服从?还是官员办事不力?

    外劳感染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早在2月初新冠病毒开始传播时已有外劳确诊而发出警号,一些雇主忧虑客工染病,要求雇员到疫症中心检查,却被新加坡政府阻止,人力部门甚至威胁指如果滥用检查措施可能会被终止外劳签证。当然,防止滥用、影响正常运作是合理的,但雇主这种行动已经反映出他们对于外劳的挤迫生活环境感到忧虑,当时,新加坡的本土感染其实一直只维持在二、三十宗,按理仍有充裕条件安排检查,遗憾地,政府没有重视潜在问题,后果是灾难性的。

    整个疫情期间,新加坡其实并未出现严重社区感染,只是在三月底,因为从欧美回流而引起过一波爆发,数目也只是连续多天几十宗,仍属可控。也就是说,如非客工宿舍蔓延,新加坡根本不需要实施大规模和严格的阻断措施,所以不少新加坡人认为措施对经济带来的严重破坏和商业运作停顿,政府应该负上最大责任。

    5月初,新加坡本土病例已经大幅缩减至个位数字,但却因为外劳感染没有妥善处理,医护人员被逼要在恶劣环境下工作,情况仍然不受控,结果阻断措施不单未能停止、反而要加强,并且延续至6月,情况更令人感到沮丧。

    根据选举条例,来届大选更必须在2021年4月前举行。但是,接班梯队表现不如理想,被寄以厚望的两个总理人选,都各有缺点,王瑞杰曾经在2016年5月在内阁会议时中风昏迷;陈振声一直表现欠佳,缺乏令人信服的大将之风,令李显龙的交棒工作出现困难。

    新团队手足无措

    领导层换班是新加坡的最大危机,新班子支持度不足,仍未取得人民的充分信任。抗疫工作失败,显示只会依循标准作业程序的部长经不起考验,新加坡的管治,从上而下都是带着同样视标准程序有如圣典的官僚架构,在安稳日子、在经历过的情况,新加坡政府团队或许能够应付裕如,但是一旦面对逆境、面临变化,新团队显得手足无措,而几乎可以肯定,中美对峙将会为新加坡带来巨大压力,新班子撑得住吗?

    李显龙眼前的问题是:几位部长表现欠佳,如何在大选前重新挽回选民的信任?

    卫生部长受尽批评

    人力部长杨莉明已经被网上联署要为处理外劳问题失当而辞职,执政党敢冒风险支持她继续竞逐集选区国会议员职位吗?会否扯了其他党友后腿?

    贸工部长陈振声本来是副总理人选却闹出大笑话,他能够继续竞逐李光耀遗留下来的丹戎巴葛 选区吗?虽然传统上赢面很高,但是万一输了、甚至只能以些微优势取胜,执政党承受得起吗?

    卫生部长颜金勇在阻断措施的安排不善受尽批评,更曾经在国会会议中,面对党友有关重开中医馆和中药店的质询时,显得不知所措,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工作,未来又怎可以继续担当重任?

    作为主导抗疫工作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又岂能不为抗疫失败负责?

    挽回人民信任

    目前,新加坡政府正引导舆论指向部分客工宿舍环境恶劣,试图把抗疫失败归咎于不法商人和从中渔利的代理,然而,如果仅属个别情况,疫情又怎会广泛爆发?就算外劳的生活环得到改善,又是否能避过决策上的失误?毕竟同样存在大量密集宿舍的中国城乡,早在疫情的初期,中央政府就果断地通报把宿舍居住密度减半。

    新加坡换届选举逼在眉睫,在宣布大选前,李显龙必须作出果断的决定,只有部门首长问责下台,以及让他们在单议席选区出战,重新接受选民的试炼,才能挽回人民的信任,有鉴于对第四梯队执政能力的怀疑,甚至需要考虑让有优秀往绩的老将,例如在精英族群中声望极高的国务资政达曼,重新担任副总理职务几年,从而稳定新加坡人对政府的信心。

    无论如何这将会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困难的一役。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