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美清:国盟施政百日困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戴美清:国盟施政百日困局

    芙蓉办事处高级记者



    国民联盟与友党入主布城近3个月,即将迎来施政100天,这个在乱局中诞生的政府,被内忧外患笼罩,在新冠肺炎抗疫时期,除了忙着升官权,霸利位,拉人布局,谈不上什么政绩。

    眼前的中央政府,还没度过磨合期,因为巫统与巫统的影子在“打架”。新任首相慕尤丁、前任二度首相马哈迪、“未来首相”安华,或许也想做首相的阿兹敏都来自巫统,不论变成了公正党或土团党,都是巫统的缩影。

    喜来登政变这出戏唱得成,都是前巫统勾搭巫统暗渡陈仓。只是,当回到权力核心,国阵尤其是巫统,一个过去长时间处于强势的政党,虽当了政府,占据的议席最多,在官职的分配只能被动屈居第二,基于利益不平衡,掀起的千层浪,让一个上台未满百天的政府充满忧患。

    刚过去的半日国会,慕尤丁的大患不只是已失去政权的希盟;巫统内的不满情绪以及对官职分配失意的伊斯兰党,才是令人难以捉摸,就算东马砂拉越政党联盟,也是有条件的借力给慕尤丁政府。军心不稳往往是行兵大忌。

    一些巫统后座国会议员开始上任政联机构要职,权与利,可笼络更多人心,平衡不满情绪。但巫统终究要的是绝对的政权,而非半壁江山,如今连要个副首相的高职也如此隐晦。

    懂得使出手段

    尽管马哈迪已放话,将会不断尝试推翻慕尤丁,倘若国盟政府里头没有异心,希盟在国会将只是带来干扰或杂声,除非希盟与巫统互相借力,促成全国大选重新洗牌。

    希盟执政22个月倒台,不能只把矛头指向别人,任何政党,只要管不住人就会出事,管不好事就会出局,失去政权的这100天内,希盟也该认清自己的问题,要担得起政权,不能只搞“阳谋”,也要懂得使出手段。

    有多少政权,可以重来?政权的起起落落,让人开始“怀念”一党独大,集权带来相对的稳定,因为民主,在这块土地越来越不值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