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伟翔:敦马为何坚决当在野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洪伟翔:敦马为何坚决当在野党?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慕尤丁“后门”政府经政变上台至今已逾两个月,其中最让国人困惑、烦恼的问题,就是为何身为土团主席的敦马,会坚拒自己党派执政的事实,甘当个一无所有、毫无资源的反对党,而不跟着已成为首相、同为土团领袖的慕尤丁及其派系人马吃香喝辣。

    这疑惑,在慕尤丁稳稳掌握大权,跨过政府成立的诸多障碍后,却一直都没有公开怼或攻击敦马(即便敦马一直火力全开抨击他),甚至还以首相之尊放软姿态写信给已下野的敦马只求一见,声称任何时间地点都愿意屈就前往与之详谈,更形显得奇怪。

    别小看敦马了

    是呀,自己派系的人马丢失大大小小数百上千的职位,敦达因及前部长赛沙迪更面对执法单位的骚扰调查,还有己方大本营吉打也已保不住,儿子都第二次丢失了州务大臣职位,面对己方人马如此尴尬恶劣的政治前景,对比身为同党的老慕那方大分糖果于支持者,不是更相形敦马坚拒国盟的怪异之处吗?

    因为面子问题而过不了自己那关,肯定是上述疑惑的其中一个答案。毕竟敦马纵横马来西亚政坛数十年,自中选国会议员以来就从没遭遇过如此失败,明明一直是自己坚定追随者的慕尤丁,突然跳出来抢去首相大位,让自己无法体面下台,这对酷爱面子的敦马而言明显难以接受。

    可大家若认为就只是这原因使得敦马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国盟政府,不遗余力地大力抨击走后门背叛人民的土团慕尤丁派系,及其身边涉及贪腐案件的巫统,还一直强调绝不能接受腐败的巫统(但个人却没问题),这些作为竟都只是为了面子问题,那就未免太小瞧敦马了。

    面子丢了,其实很容易就拿得回来。且橄榄枝老慕那边也伸出了不少,相信只要敦马愿意开口和谈,要老慕放下面子道歉甚至给予敦马及其派系如资政的高位是绝无问题的,毕竟只要敦马归队,政府就绝对稳固,不必再惧怕在野党的任何动作了。

    并非面子那又是什么原因?难不成真如敦马所言,因不能够跟贪污腐败、祸国殃民的纳吉及巫统政权站在一块吗?会这样想的读友,应是看太多童话故事,忘了敦马一直以来都与“朋党”、“滥权”等头衔分割不开,相信他突然完全改过自新,无异于天方夜谭。

    土团领袖难逃一劫

    事实上,敦马如此坚定不移的唯一理由,就是自身乃至整个土团(包含其派系)的政治利益及未来前途。因若此时加入国盟政府,在巫伊不可能让出任何席位的情况下,即意味着来届大选需面对两边夹杀必遭灭顶之灾,所有土团领袖都难逃一劫。

    而若回到土团后,推动唯一一条生路即积极与巫统合并,这又将完全否定敦马此前的所有作为,也让自己致力于创新党取代巫统马来人保护神地位的宏图大计付之东流,土团党就此消失于历史长河中。更何况巫统内人才济济,真若合并,老马派系之人又占得了多少位子?

    正如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所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敦马如此坚决反慕,正中司马迁所言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