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马六甲头条】管制令管不住鼠辈横行 神庙会馆纷被爆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今日马六甲头条】管制令管不住鼠辈横行 神庙会馆纷被爆窃

    (马六甲29日讯/独家报导)州内多间宫庙、会馆宗祠及慈善机构会所,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遭窃贼破门爆窃,人神共愤!



    据《中国报》探悉,位于老街世遗区的百年老庙湖海殿及华德宫、士兰道青龙宫、茶阳会馆、颍川堂陈氏宗祠及德教会紫呷阁等,在管制令期间前后遭爆窃。

    郊区士兰道青龙宫在3月22日遭小偷“光顾”。
    郊区士兰道青龙宫在3月22日遭小偷“光顾”。

    据知,除了士兰道青龙宫在管制令伊始即被爆窃,其余单位皆在5月初中招。

    上述单位均首次遭宵小“光顾”,成立于1899年的湖海殿在先贤掌管时期曾两度进贼,直至第三代负责人王志忠接管后,类似事件再上演,损失惨重。

    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小偷“爬”入湖海殿大殿内干案的过程,全被闭路电视摄下。
    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小偷“爬”入湖海殿大殿内干案的过程,全被闭路电视摄下。

    湖海殿及紫呷阁在偷窃事件中,各别损失逾4000令吉及两三百令吉善款;置放在茶阳会馆二楼,具有历史价值的二胡及一些物品被盗走;其余最多只是铁门或铁窗、锁头被剪坏,损失不大。

    另外,本报得悉州内有多间宫庙在管制令期间被爆窃,由于添油箱内的善款早已被清空,除了铁门或铁窗,及锁头被剪坏外并无其他损失,因而选择低调处理,没有报警。

    华德宫只有锁头被被破坏,损失不大。
    华德宫只有锁头被被破坏,损失不大。

    青龙宫及紫呷阁分别在3月21日,及5月3日被爆窃后皆透过报导,提醒其他华社团体在管制期间更加注意;一些单位早前已安装闭路电视防贼,无奈防不胜防,因此经历爆窃事件后将再度加强保安系统。

    此外,据了解,青云亭机构管理的宫庙当中目前只有华德宫遭爆窃,其余的清华宫、曲江庙、勇全殿、玉虚宫、宝山亭、天德宫、玉霄宫、宁山亭及灵山亭则没事。

    马六甲德教会紫呷阁许马成发现该阁被爆窃,遂向警方投报。
    马六甲德教会紫呷阁许马成发现该阁被爆窃,遂向警方投报。

    4000香油钱被偷

    湖海殿主席王志忠

    爆窃时间:5月4日(清晨1时许)

    农历三月十五为座主保生大帝圣诞千秋,尽管庙宇因管制令没有开放给善信共襄盛举,但一些理事、善信到访上香膜拜,其中3人各别捐款2000令吉、1500令吉及50令吉。

    自3月8日,两位董事会财政并未将早前的善款取出,因此连同后期获得的3550令吉,估计添油箱内有至少4000令吉善款,全数被小偷取走。

    我自管制令开跑,每天早上到庙为诸神上香,事发当天回到庙时看见卷门稍微打开,置放在大殿内,拥有四五十年历史的添油箱已被移到另一个角落。

    王志忠向警方报案。
    王志忠向警方报案。

    调阅闭路电视时可见一名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疑似外劳的蒙面男子破坏伸缩大门及卷门,再潜入干案;以小偷的手法颇熟练,相信与他从事的行业有关,但行为举止可见他相当紧张,前后出入庙宇8次,多数是新手小偷。

    该笔善款一向充作湖海殿日常开销及慈善基金,作为各族人士的教育及生活援助金。

    位于板底街的湖海殿设有防盗用途的伸缩门,但仍防不胜防。
    位于板底街的湖海殿设有防盗用途的伸缩门,但仍防不胜防。

    百年来首次进贼

    华德宫乩童罗德贤

    爆窃时间:5月1日

    华德宫坐落在老街世遗区上百年,首次进贼,幸香油钱早在农历新年时清空,因此没有受钱财上的损失。

    管制令前,周五及周末老街一带因为有鸡场街夜市,特别热闹,所以多年来没有遭小偷破门行窃。

    据知,事发当晚,位于鸡场街的一家电话店同样被爆窃。

    爆窃事件发生后,才见警方在老街一带巡逻,希望警方及政府多加关注,加强预防。

    华德宫现有建筑物超过百年历史,不宜安装闭路电视,但将考虑安装在毗邻新庙范围,不过还得经过讨论再决定。

    罗德贤展示被小偷破坏的添油箱,幸里头无分文。
    罗德贤展示被小偷破坏的添油箱,幸里头无分文。

    老二胡被偷走

    茶阳会馆执行秘书陈传光

    爆窃时间:5月9日(清晨3时许)

    会馆成立212年来第一次进贼,偷走置放在二楼的二胡、音箱及一箱已过期的啤酒。

    被偷走的二胡具有历史性,会馆华乐团成员少用后一直摆放在二楼的玻璃柜内。

    摆放在二楼的二胡被宵小偷走。图为陈传光。
    摆放在二楼的二胡被宵小偷走。图为陈传光。

    会馆旁即是小巷,小偷破坏位于小巷的铁窗及玻璃潜入会馆干案,当时位于隔壁的咖啡店老板听到打破玻璃的声音,但不以为然。

    事发翌日我与会馆音乐部主任廖胜强前往警局报案。

    坐落在鸡场街的茶阳会馆,成立212年首次被爆窃。
    坐落在鸡场街的茶阳会馆,成立212年首次被爆窃。

    疑从屋顶进入

    颍川堂陈氏宗祠执行秘书颜女士

    爆窃时间:5月10日

    宗祠铁窗、铁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相信小偷通过屋顶进入宗祠内,再以硬物撬开室内办公室,但里边并没有任何贵重物品,小偷空手而归。

    由于没有任何损失,只是文件、物品散乱一地,所以没有报警。报案的话,主席、总务及财政需要前往警局录口供,过程繁琐。

    据知,同排的神庙在事发当天也遭爆窃。

    马六甲颍川堂陈氏宗祠在管制期间被爆窃,幸没有蒙受任何损失。
    马六甲颍川堂陈氏宗祠在管制期间被爆窃,幸没有蒙受任何损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