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强:捉醉猫也要捉黑警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戴志强:捉醉猫也要捉黑警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醉酒驾车害人害己,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老问题,早在国阵和希盟执政时期都曾提出加重醉驾罪名的刑罚,只是修改法令的涉及部门和工作牵涉甚广,进展一拖再拖,无辜伤亡的受害者与日俱增。

    大马道路安全研究早前一项调查显示,国内的死亡车祸有高达23%涉及酒后驾驶,肇祸者被测试酒精为阳性反应(positive)。

    绝大部分民众对醉驾者深痛恶绝,尤其是酒鬼司机撞死无辜者的惨案,如果政府以谋杀罪名来提控这些杀人凶手,人人都会举手举脚赞成。

    借题发挥实施禁酒令

    但法律不能随意操纵乱用,车祸致死他人的罪行在现有的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1条文(危险驾驶)之下,一旦罪成可判坐牢不少过2年及不超过10年、罚款不少过5000令吉及不超过2万令吉,同时吊销驾照执照不少过3年,再犯者吊销10年。

    此外,该法令第44条文(在酒精或毒品影响下驾驶)罪成,可被判不少过3年监禁但但不超过10年,罚款不少过8000令吉但不超过2万令吉,同时驾照被吊销5年。

    在众多案例之中,沙巴州一名前候选人张爱云去年因醉酒驾驶撞死4名华青和1人重伤,被判处监禁17年。这起重判案件对醉驾者是一个严厉警惕,但有多少人真的放在眼里?

    以上刑罚缺少警惕和阻吓力度,对于一些驾跑车的醉驾者,有钱请得起律师向法庭求情,往往不必坐牢,几万令吉的罚款并不是负担。

    喝多了几杯黄汤的酒客们更是视死如归,自以为有神功护体千杯不醉,还有祖先庇佑逢凶化吉,醉眼迷濛开车上路。

    5月3日凌晨,一名醉酒四驱车司机在加芙大道冲撞军警路障,31岁警员遭拖曳70公尺,当场惨死;5月25日晚上,关丹一辆商人酒后开车,闯入反方向车道与一辆休旅车迎面相撞,导致对方司机重伤身亡。

    雪州另一名醉猫更加离谱,一时火遮眼而驾车猛撞斋戒月市集导致多人受伤,并撞毁多个摊档和车辆。这一连串醉驾案件引起大众谴责,马来政党如伊党更是借题发挥要求政府实施禁酒令。

    严打执法人员贪污吃钱

    政府应该做的是加速修法加重刑罚,严惩做错的人,而不是把没有犯罪的喝酒者也拖下水。喝不喝酒是个人的权益,但喝了酒就没有驾车的权利,醉驾被捕就该永久吊销驾照,肇祸导致死伤就得坐牢和鞭笞赎罪。

    为了解决醉驾就不准卖酒,那么为了解决强奸案就要阉割所有男人?这是本末倒置的说法,伊党领袖应该建议的是,涉及强奸案也要加重刑罚,尤其性侵儿童和强奸亲生子女的禽兽须施以永久性阉割,这才是大快人心。

    要解决醉驾问题,政府也不能忘了严打执法人员贪污吃钱的老问题,许多醉驾车受到取缔时只要破财就能消灾,有些执法者狮子开大口要价数千令吉。严刑竣法带来的贪污副作用是公开的秘密,捉醉猫也要捉黑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