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伟翔:开除老马 报应不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洪伟翔:开除老马 报应不爽



    在疫情逐渐受到控制、各行各业开始逐步开放复苏之后,政治也同时间随着疫情退潮而解冻热络起来。继“一小时国会”之后,首相慕尤丁派系再次开展大动作,一次过开除土团内坚拒参与政府的敦马派系五位国会议员,在政坛投下了震撼弹。

    其实从简单分析就可以得知这并非老慕的本意,这时候开除敦马就只会再一次加深自己怯战、支持度不足、不敢正面迎战的懦弱形象,形同向支持者坦诚己方无法在正面对战中取胜,就只会让自己的支持力量失去信心、分崩离析而已。

    老慕并不愚蠢,政变之后一连串牢固政权的政治手腕,更显示他不容小觑,如今在“一小时国会”明显因怕输而不敢让国会正常召开后,这次又来因怕党选输给对手而先下手为强终止对手派系党籍,如此毫无意义且损己利人的事情,实不像老练的慕尤丁会做的事情。

    老慕的置身事外

    很直白的道理:若敦马派系已掌握多数,开除他又有什么用?不过是输得更狼狈而已。反过来说,若敦马那边本无足够支持力量,那又何必去多此一举开除他?况且更重要的还是,这将平白让敦马捡到原子弹,增加更多筹码和占据道德制高点来打击对手。

    所以说,敦马绝对是此次开除行动中最高兴的人。要知道被开除/退出自己政党,进而将离开当做进攻利器以反戈杀敌,这可一直以来都是敦马的惯用伎俩。从60年代末炮打国父东姑被开除党籍、到2008和2016因反对时任首相阿都拉及纳吉而自行退党,那一次不是在退党后声势大涨,最后更战胜归来?



    为此这离开可说对敦马而言本就是轻车熟路、驾轻就熟的事情。他老人家当然也不会放过这对手送上的大礼,将会如之前经验般照办煮碗,将被迫离开的低姿态换化成更大力的回击,犹如拳击手低下身子就是为了蓄劲挥出KO对手的上勾拳一般,并无二致。

    既然这是一件弊大于利,且将会再次引发党委任权争议(如总秘书的委任)的不明智决定,若非老慕做主那又是谁人干出,为何正在隔离中的慕尤丁竟完全不发一语,以置身事外的态度不参与、不支持、也不反对这一行动?

    唯有默默接受兵谏

    标题中说的“报应”就体现在这里。正在隔离中的慕尤丁,明显是被其党内偏向巫伊的“巫统派系”及“阿兹敏派系”硬拉上马,在没有预先获得其首肯下就将敦马等人开除,这不就跟两个多月前慕尤丁及阿兹敏想要通过预先发动政变,硬拉敦马入时一个模样吗一模一样?差别不过是,今次被“兵谏”的对象换成了老慕自己而已。

    政变后的土团党内一向来都有三派,除了“巫统”及“阿兹敏”派外,另一个派系就是“土团原生派”,即靠着土团的标志中选,而非在变天之后跳槽过来的他党领袖。如今作为“原生派”首领的老慕,因为党争分裂关系已明显成为党内最小派,党内事务都操在了“巫统派”老大,掌握党总秘书及内长大权的韩查手上,在如此大权旁落的情况下,老慕也就只能默默接受这兵谏了。



    慕尤丁如今面对的情况,真是印证了报应不爽这句话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