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欣颖:不回国的伦敦留守儿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石欣颖:不回国的伦敦留守儿童

     



    小秋和韩同学清早七点半准时敲响我的房门。很用力一顿叩叩叩,我迷糊爬下床,堪堪记起昨晚约好了,要去附近的小超市采购补货。

    戴好口罩踏出房门,一次性手套就被递到我面前。小秋从来如此,准备万全得叫人放心。韩同学也全副武装,我和小秋眉眼传笑:他终于学乖了。要是再重蹈一周前去超市不戴口罩的覆辙,估计他会被我们念叨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认识。

    在一方寝室里闭门生活的日子,感知外界的渠道只有书桌前那扇窗。只能从底部由内往外推的开窗幅度安全却有限,甚至难以伸手摸一把风。初春料峭但阳光好,推开宿舍大门那一瞬,新鲜气息奔涌入浑身骨血细胞。

    复活了啊!我们舒服喟叹。三人行叽喳吵闹,半途才想起英国政府最新禁令是不允许超过两人同行。于是不动声色假装分开,韩同学领路在前,我和小秋慢步在后。

    我以为伦敦被按下的是暂停键,可原来它只是减速了。
    原来伦敦只是减速了

    平常必经的路与记忆画面似像非像。店门紧闭,车站无人,街道空旷,不若往日晨间繁忙。但依旧有少量车子巴士驶过,也能见人影。遛狗的男人、晨跑的女子、提一包厕纸一袋生鲜蔬果走回家的夫妇,填充成一幅岁月静好。

    烟火喧嚣已少,却是未至空城。我以为伦敦被按下的是暂停键,可原来它只是减速了。

    韩同学右手一箱六大瓶的矿泉水,左手满满一袋三十英镑的粮食,短短一路就停歇换手三次。“活该,谁让你买这么多?”

    我和小秋嘴上幸灾乐祸,最终还是决定善待宿舍唯一男士,主动帮忙分担了重量。

    粮食充足,吃饱睡好,宅家隔离的日子里除了吃喝,就是写期末论文和备战期末考试。作为决定暂不回国的伦敦留守儿童,我正在把小日子好好地过。

    减速的只有伦敦。生活中的职责任务,依旧照常前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