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成绩不好被骂 把母亲勒死 15岁女生:我早想杀她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担心成绩不好被骂 把母亲勒死 15岁女生:我早想杀她了

    虎妈催谷子女学业迫得太紧,随时酿成家庭悲剧。中国一名年仅15岁的女儿,自小与身为律师的妈妈相依为命,妈妈对女儿期望甚大,对其学业管教特别严厉,令女儿压力爆煲,竟假借按摩为由让妈妈躺下,用绳勒死她,并将妈妈的尸体装行李箱伴尸2天。



    据《红星新闻》及《财新网》报道,山东青岛一名45岁的张姓女律师,与前夫离婚后独力抚养女儿。据张律师的邻居透露,张律师生前对独生女十分宠爱,例如女儿想食羊,她就从内蒙古带来羊只;女儿想食牛,就请澳洲朋友进口牛肉。

    惟邻居指出,张律师对女儿学习方面比较严厉。连她的律师同事也说道,她在工作上敬业乐业,多次被评为优秀律师,但就未能处理好母女关系,或许是她对读高中的女儿期望过高,希望她出类拔萃、出人头地,令女儿压力太大。熟悉她的人透露,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她把孩子折腾的够呛,不仅骂过,还动了手,彻底惹火了。”

    案情指,上月22日张律师接女儿回家时,女儿已买了绳子。两母女回家吃晚饭后,女儿主动提出要帮妈妈按摩,当妈妈躺下后,女儿即用绳勒死她,并将尸体放入行李箱。

    看着这一动也不动的行李箱,女孩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样。她反锁了家门,伴尸2日1夜。

    直到张律师的律师事务所联系不上她,同事前往其住所时发现异常后报警,揭发事件。警方到场后将15岁女儿拘捕,警察带走卜怡时,她面戴口罩,上身穿白衣T恤,下身牛仔,散开的头发刚刚过肩,体态有些健硕。和她同行的有两名穿制服的警察,以及两名穿便装的中年女性。

    卜怡当时没戴手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紧张和慌乱,也没有哭闹。警方人士说,刚把她带到辖区派出所时,卜怡并没有交代杀人动机,一直显得很冷静。

    “后来,她才说,在5月23日晚上9点半左右,由于没有考好,担心被埋怨,便以给母亲做按摩为由,从身后用丝带缠住张灵颈部将其勒死。”警方人士说。

    据这位警方人士介绍,卜怡这几天的状态不像大家猜测的那样,“实际上很平静,不吵,不闹,也不怎么哭。” 同时,该人士表示,目前还不能确定,卜怡是否有精神类疾病,“现在(5月30日)人还在派出所,吃喝也都没问题,最近要送看守所了。”

    女儿被捕后坦言,弑母是早有计划:学习压力太大,妈妈管教特别严厉,早想杀死她。

    目前,在媒体报道中,卜怡的杀母动机是两人关系不和。《凤凰周刊》记者从青岛官方人士口中独家获悉,卜怡向警方交待的原因是:因考试成绩不佳,担心家长责备。卜怡学习虽然成绩很好,但母亲一直对她要求很高,比较强势。

    死者张灵是青岛的一名律师,据熟悉她的人透露,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她把孩子折腾的够呛,不仅骂过,还动了手,彻底惹火了。”卜怡就读的初中与高中都是当地比较有名的中学,母亲对女儿应该还比较满意,曾对同事提及女儿“懂事、优秀”。

    另一名认识张灵的女士说,张灵对女儿很好,几乎到了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地步,“我还问过她,为什么一直不再婚,她说,等孩子考了大学再考虑。”

    “有一次,我给张律师打电话说别的事,闲聊时,她说孩子越大越不好管。”这位女士说,“我还多了一句嘴,说孩子爸爸呢,她说离婚十几年了,连抚养费都不给,想想挺可怜的。”

    这位人士还透露,今年疫情发生后,母女俩关系变得有些糟,“之前孩子都住校,今年开不了学,估计在一起久了,各种矛盾就出来了。”

    据《封面新闻》报道称,卜怡在学校曾和一名男生关系很好,但不是谈恋爱。有同学称,“好像她妈妈误会了什么,来了一次学校,很尴尬。”

    张律师于今年三八妇女节时,曾写诗《致女儿》,形容女儿是“自己心中蓝色的忧伤”,随诗还附上两人开心出游的照片,现在重看令人感到唏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