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影视 梁小楷 :期待明天就发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闲话影视 梁小楷 :期待明天就发达?

    《做工的人》是一部集结汗水、泪水、笑声的台湾影集,原著作者林立青从小在菜市场上长大(父母是小贩),念书时也非一帆风顺,当上建筑监工,接触的都是工地鹰架上的劳动阶级,以一种体恤、感同身受的处境,写下散文《做工的人》一书,共47章独立短篇,经由改编、摘自、融合,借由当中一篇铁工兄弟的故事,贯穿整个主题,共6集。



    初看第一集,感觉好夸张,因为铁工阿祈一伙人好好骗。

    阿祈可说是天生梦想家,看到四面佛,面面俱到,香火鼎盛,信徒大张小张的钞票往香油钱箱里塞,眼睛就发亮,想开一间庙;见工地沟渠游来一只小鳄鱼,他的眼睛同样发亮,想到鳄鱼皮包生意;看到年轻的怪手司机捡破烂,他又想合股做回收资源生意;阿祈对钱敏感,见到一枚硬币,就能想到一座钱山。

    阿祈主导整出戏的发达梦,跟随他一起发梦的有怪手司机阿全、同是铁工的弟弟阿钦,以及板模外包商昌哥。但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钱不是被坑,就是被嘲笑,就算买彩票,中奖几率又是多少呢?今日梦破碎了,明日又是另个梦的开始!

    难怪阿祈的老婆美凤找小叔阿钦帮忙,最好找多一些兼职让阿祈干,才没有“美国时间”(台湾俗语,意谓时间太多)净做白日梦。

    阿祈这角色,令人真想用榔头敲醒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梦,但看下去,逐渐产生共鸣,谁不想明日发达、名成利就?他缩影著我们这些“工”字不出头的凡夫奢望。这就是生活,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做工的人》在夸张、诙谐调调中,看似荒谬搞笑,但何尝不是在笑我们自己呢?

    李铭顺演“阿祈”讲台语(近似马新的福建话)讲得溜,虽然乡音难改,但他演得开心投入,起著引导剧情走向的位置;演阿钦的柯叔元,应剧情需要,压抑内向,这铁工兄弟两种格性,一个乐天,一个悲观;“大嘴巴”成员薛仕凌演怪手司机阿全,完全跨越歌手形象,土味十足;资深演员游安顺演昌哥,虽是陪衬角色,但演技老道;演他老婆昌嫂的苗可丽,收放自如,完全没有在演戏的痕迹。

    昌哥昌嫂这种工地夫妻档,在台湾劳动社会常见,老公是头手,老婆是助手。

    《做工的人》戏分主要落在4个建筑工男人阿祈、阿钦、阿全、昌哥身上,连带描述4个男人的感情世界,离不开背后的女人,阿祈夫妻常吵架,老婆美凤嚷著要离婚,但阿祈一伙人喝醉了,还是她托女儿骑摩哆沿路找,再拨电给她,把这些烂醉如泥的男人给领回去。昌嫂、美凤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怪手司机阿全,年轻不善理财,没有积蓄,以货车为家,货车被偷,就睡街;喜欢上槟榔西施,但买不起槟榔西施想要的外牌包包。阿钦则在有点年纪的妓女身上找慰藉。

    整出剧节奏紧凑,且情节细腻,比如昌哥进便利店,会脱下工地鞋,只著袜子进去,这是工地人的习惯,不想弄脏店里地板,给店员增加工作,这举动卑微且伟大,剧组都给点了出来;还有妓女母亲走在街上,不敢与女儿相认,这痛也拍摄出来了。《做工的人》精彩之处,不只在大纲,也在细节。

    阿祈片中口白,工地生活不健康,长期曝晒烈日及寒风下,夏天爱冷饮,冬天爱烧酒,更爱喝快速补充精力的补及品,流汗劳累,饮食口味偏重,皆造成肾脏负担,还有长期弯腰屈膝负重物,一身病痛,哪有工人腰包里不备止痛药。

    工字不出头,流一辈子汗,换来一生的累。

    不偶尔做做发达的美梦,日子怎么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