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 609后若不获准复工 美容业理发业将集会抗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行动管制◢ 609后若不获准复工 美容业理发业将集会抗议

    (蒲种5日讯/独家)“我们快撑不下去了!”



    自行动管制令于3月18日实施至今,美容和理发业已严重受冲击,不少业者高喊吃不消,有者考虑结业,甚至拟号召同行举行集会,向政府表达不满。

    他们说,在完全没有收入下,他们要面对高租金、员工薪金和水电费问题,若政府在本月9日后,仍不开放这领域,他们将陷入困境。

    王书翠(左起)和王书樱皆指,若政府继续不让他们营业,或将结业。
    王书翠(左起)和王书樱皆指,若政府继续不让他们营业,或将结业。

    2家在我国已创业长达30年的理发院和美容院,旗下有超过20间店面,在过去的行动管制令期间完全零收入,却要背负每月30万令吉的租金。

    政府在这期间虽发布数项协助中小型企业的援助金配套,但这些津贴皆不足以让他们撑到管制令结束为止。

    APT理发院及学院董事总经理王书樱(53岁)和Skin Renew美容院董事总经理王书翠向《中国报》指出,他们旗下的店面皆开在购物商场,虽在首阶段的管制令期间,部分商场让店面租户免租,但首阶段管制令后,便开始收取全租。

    她们说,这些商场不但收取租金,还向租户收取服务费。

    “没有营业期间,当然也没使用商场的基设服务,如电梯,但商场却要收费。”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虽没营业,但租户仍收到租金发票。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虽没营业,但租户仍收到租金发票。

    她们说,政府宣布有条件管制令后,这些购物商场的商店,有98%已开始营业,只有2%的店面,包括美容和理发店不被允许开业,他们不明白商场为何不让他们免租。

    她们说,这期间透过电邮向商场商讨租金问题,但对方一直以负责人已调换为由,推卸责任,甚至迟迟不回覆他们的信息。

    他们说,若政府继续不让他们营业,或商场没给予免租金等优惠,他们很难再撑下去,有者可能结业,或号召同行举行集会抗议。

    王书翠(左2起)和王书樱带领其他代理召开记者会,叙述所面对的困难。右为郑伊搵。
    王书翠(左2起)和王书樱带领其他代理召开记者会,叙述所面对的困难。右为郑伊搵。

    冀立法禁向未营业者收租

    “我们只求政府立即立法,阻止商家向仍未营业的租户收取租金,协助我们撑过这个行动管制令。”

    APT理发院及学院事业发展经理郑伊搵(32岁)说,他们不期望政府会再给他们理发和美容行业任何津贴,因他们主要面对的财务问题皆来自租金和水电费,政府颁发的援助金不够他们支付1个月租金。

    她说,他们为了继续支撑下去,甚至联络马电讯询问是否可在这期间暂时切断电供及减少本身使用的手机电讯公司配套。

    她说,政府应仿效其他国家,在行动管制令期间立下法律,指定商家在租户还没获开始营业时,皆不可收取租金。

    王书翠指出,她们在印尼、越南和新加坡皆有代理,她向这些代理了解当地情况后,得知他们在没营业期间,皆无需付任何租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