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肝癌剩两个月命 安哥150万身家 全捐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患肝癌剩两个月命 安哥150万身家 全捐了

    (新加坡24日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55岁阿叔患肝癌,只剩下两个月性命,拿出近50万元(150万令吉)身家帮助他人,把大部分的钱捐献给慈善组织,和救济受困本地的外籍工人。



    张名茪(55岁,无业)原本在巴士公司工作,不幸在两年前肝硬化,今年2月确诊患上末期肝癌,剩下半年性命。

    如今已经过了四个月,眼看生命即将逝去,张名茪决定要将公积金存款,退休金、保险金,和卖房所得的大部分身家捐出来助人,他感叹说:“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联合早报》报导,包括卖房的36万元(108万令吉(在内,这笔善款达到将近50万元,他说目前已经立好遗嘱,除了将一小部分的钱留给亲人外,大多的都会用来捐助慈善和关怀机构。

    张名茪四年前和妻子因性格不合离婚后,从她手中买过四房式组屋单位,目前他把房间租给两名分别为采购员和工厂女工的租客,并仅收他们三四百元(1200令吉)房租。

    张名茪(左)听友人曾氏蒂娜(中)批有一批越南人滞留新加坡,于是让包括阮氏贤(右2)和邓氏璇(右)等的越南人暂住他家。
    张名茪(左)听友人曾氏蒂娜(中)批有一批越南人滞留新加坡,于是让包括阮氏贤(右2)和邓氏璇(右)等的越南人暂住他家。

    “疫情突然暴发,两名租户的收入受影响,我无法做些什么,因此自冠病疫情暴发后,我就没跟他们要房租。”

    过后他眼看疫情越来越严重,自己身体也越趋虚弱,想要帮助更多人的他 ,通过朋友曾氏蒂娜(28岁)得知在阻断措施实施后,有一群越南人因此滞留本地。

    这群越南人曾寻求大使馆帮忙,但因航班有限和必须安排回国后进行隔离 ,所以需要抽签决定回国的时间。他们在等候抽签期间居无定所,也囊空如洗。

    张名茪因此让三名越南人住进他家,还慷慨地给他们生活费,而三人则帮忙照顾患病的张名茪报恩。

    “很多人受疫情影响,但也不能忘记身边有更可怜的人,无论自己情况多惨,如果还有能力助人,还是要伸出援手的。”

    受父母启发
    肝癌叔向来乐善好施

    自幼受父母启发,肝癌叔向来乐善好施,他好心到连朋友都来劝他别那么慷慨解囊。

    张名茪说,纵然并非在富裕家庭出生,但父母一直向他灌输助人为乐的精神,家里即使穷困,但父母仍会拿储蓄帮助身边更可怜的人。

    有一次,他同事的儿子在外国读书,结果钱不够,他二话不说就拿了几千元帮对方。

    同事的儿子毕业回来后,他还认了对方做干儿子,之后甚至资助干儿子创业。

    另有一次租户的母亲患病,终日发愁,张名茪拿了2000元(6000令吉 )给租户让对方寄回中国。

    “身边不少朋友都曾劝我别那么慷慨,说我也不是很富裕,但我觉得这很正常,也认为大家都应该如此。”

    张名茪日前受访时全身发黄,身体非常虚弱,他指早前原定要搬入慈怀病院,但为了继续安排捐钱的事,和帮助那些租客与越南人,只能延后入院。

    “我正在安排把房子卖掉,并决定把钱捐助慈怀病院和看护中心,同时也确保租客和那些越南人,在我卖屋后不会无家可归。”

    之前在面摊打工的阮氏贤(45岁),在阻断措施期间被老板解雇,目前和她一样的越南人大概有1600人,其中340人上个月已回国。

    “我们之前都很彷徨,没有人愿意帮我们,直到张名茪伸出援手,真的非常感谢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