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言论自由不自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周若鹏:言论自由不自由

    最近有个针对面书等社媒的运动,叫做#StopHateForProfit,目的是促请社媒管制仇恨言论和假资讯。很多人平日客客气气的,但一上网内心深处的怪兽就会跳出来,比方说心里本来有一丁点不喜欢黑人,到了面书就变成彻头彻尾的种族歧视,甚至主张暴力。



    要知道面书系统是根据用户个人喜好配送资讯的,比如说喜欢品茶的朋友,会看到更多关于茶的资讯,以及同好的发文。如此,种族歧视者也会接触更多同道,得到更深的共鸣,放大原有的仇恨和歧视。

    也有人一上网就变蠢,常识归零,随便分享伪科学、假新闻。到今天还有父母相信疫苗有害,可能导致自闭症,因此不给孩子注射疫苗,不知害死几人。可是,面书从来不管。

    面书的700亿美金营收几乎完全源自广告,越多人看面书,它就能显示越多广告。只要假新闻、仇恨言论有人在看,就任它传播吧!它也不管制广告,我自己也曾被诈骗广告坑了几十块钱,管制令期间一堆假大师刊广告开课授赚钱绝招,明明是混水摸鱼、趁火打劫,但面书收广告只认钱,不理真伪。

    已有多个重要商家加入运动,包括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都暂停在面书刊登广告,希望能迫使马克.扎克伯格改变。这运动本意是好的,面书已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平台了,有说”阿拉伯之春”运动若无面书难以成事,本国的净选盟集会若无面书成效必也大减。既有影响力,面书应当负起更多社会责任。但我老觉得有点不妥,我们真的要让一家公司决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吗?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言论自由,是美国人最重视的权益,每个人都能发表意见,白痴也有说蠢话的自由。媒体机构有其专业道德,必会谨慎过滤本身要发表的内容。可是面书的性质不太一样,它本身不生产内容,所有内容都是用户提供的。如果它要开始控制言论,不就可能在侵犯你我的言论自由了吗?

    电脑过滤不尽可靠

    另一难处是,用户生产的图文每日数以亿计,所用语文不下数十种,面书是不可能组真人团队完全处理的,必须依赖人工智慧做初步过滤,发现有问题的言论再交真人审核。电脑过滤不尽可靠,另一办法是靠用户检举。不管怎样做,每日要处理的资讯量都匪夷所思,真人团队唯恐疏漏,难免会选择“有杀错没放过”的方针。我赞成封杀仇恨言论和假新闻,但不赞成由一家公司里的一小撮人判定什么是仇恨言论和假新闻,限制我的言论自由。

    在美国最爱大放厥词的是特朗普,推特应对的方式是在他的推文底下显示警告,提醒读者必须查清事实。这也许是最恰当的做法,我不介意面书怀疑我的言论,但它不应该限制,否则,它和五指山中的微信有何不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