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案◢ “指证纳吉换不被提控” 沙鲁不同意辩方主张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一马案◢ “指证纳吉换不被提控” 沙鲁不同意辩方主张

    (吉隆坡1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否认他和控方及反贪会达成协议,以出庭指证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换取不被提控的条件。



    纳吉被控25项涉及1MDB公司资金的贪污和洗黑钱控状案今日续审,沙鲁作为第9名控方证人继续出庭供证,并接受辩方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盘问。

    沙菲宜说,正如在新加坡因涉及1MDB案件,而被提控的新加坡瑞意银行(BSI)前财富规划员杨家伟在面审时所申诉的情况一样,纳吉也申诉自己遭提控了2年后,涉及此案的许多人物至今却没被提控。

    他说,这些至今仍未被提控的人士包括纳吉的前特别官员拿督安哈里和时任1MDB总财务长阿兹米。

    沙菲宜在庭上念出财经刊物《The Edge》于2018年刊登新加坡在提控杨家伟时所陈述的案情内容,详细叙述杨氏和其上司,即BSI前财富管理服务主管凯文,如何在该银行协助1MDB重组该公司在PetroSaudi石油服务有限公司(PSOSL)持有股份的投资计划上,从有关交易中牟取私利。

    沙菲宜说,凯文在新加坡出庭指证杨家伟,因此杨氏申诉为何自己被控,反之凯文却没被提控。

    根据媒体报导,杨家伟在曾庭上面审时多次向控方喊话,声称他只是在交易中充当介绍人从中赚取介绍费,其他人才是真正做决定的决策人,质问控方为何只有他被控,而其他关键人物都置身度外。

    沙菲宜主张,在1MDB案件中,沙鲁理应也是被提控的人士之一,而后者是和控方及反贪会达成协议,以出庭供证指证纳吉,换取不被提控的条件,情况和在新加坡的凯文一样。

    然而,沙鲁皆以“不同意”回应,否决辩方提出的上述主张。

    2018年7月起被禁出国

    沙鲁阿兹拉指出,他于2016或2017年曾遭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组传召,惟他当时并没遭逮捕和延扣,警方也没有没收其护照,而他是从2018年7月开始被禁止出国,有关禁令至今年1月才被撤除。

    沙鲁供称,他不曾和执法当局谈判,要求解除其出国禁令。

    较早时,沙菲宜盘问沙鲁,至今是否有因疏忽而被1MDB起诉,沙鲁回应指没有。

    另一方面,沙鲁披露,他不曾阅读《鲸吞亿万》,但他大约知道有关书籍的内容,而该书籍作者也曾数次联系他以寻求意见,惟他不曾给予意见。

    上述书籍是由揭发1MDB丑闻的《华尔街日报》记者汤姆莱特及《纽约时报》记者布拉利霍普所撰写,内容揭露1MDB公司弊案的内情及涉案的关键人物。

    此外,沙鲁指出,他只知道其下属,即1MDB公司前法律顾问卢爱璇(译音)、阿兹米和副总财务长倪崇兴(译音)于2012年6月曾因公务前往新加坡,惟他当时不知道他们在新国会见谁人。

    沙鲁说,他是在警方的商业罪案调查组调查期间,才知道上述3人在新加坡的文华酒店,和杨家伟及BSI前董事经理易有志会面。

    纳吉赴珍尼州席辅选 周四暂停审讯

    此案原定于周四(2日)续审,惟辩方基于纳吉需赴彭亨州出席竞选活动,为珍尼州议席补选的国阵候选人助选,因此向法官柯林劳伦斯申请腾空周四的审讯日,获法官批准。

    沙菲宜在开庭时告知法官,纳吉需于周三傍晚前往彭亨出席竞选活动,有关竞选活动将从傍晚6时开始进行至凌晨,而隔天的竞选活动则从早上9时开始进行,直至凌晨12时。

    沙菲宜说,由于纳吉是北根区国会议员,而珍尼是该国席属下的州议席,因此纳吉的存在对竞选活动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他指出,上述竞选活动将持续进行至本周五(3日),而珍尼州议席补选的投票日是落在本周六(4日)举行。

    “我获告知珍尼补选是特别重要的,因为候选人的性质所致,选民可能会有所松懈而不出来投票,因此我的当事人身在这些地方,以激励他们(选民)出来投票是至关重要的。”

    法官接着询问沙菲宜,其当事人纳吉是否可于周四出庭面审至少半天,但沙菲宜回应称他们已讨论此事,而这是相当不可能的,因为紧凑的竞选活动所致。

    沙菲宜因此要求法官批准这项申请,让纳吉履行他身为国会议员的法定职责;主控官阿末阿克兰副检察司则指控方交由法官决定此事。

    法官最终以为让纳吉履行其身为国会议员的法定职责为由,批准辩方申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