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小儿麻痹丈夫 被家公乱伦 女儿从小遭姑丈性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嫁小儿麻痹丈夫 被家公乱伦 女儿从小遭姑丈性侵

    (台北1日综合电)台湾一名38岁的越南籍新住民小阮(化名,下同) ,20年离乡背井来台、嫁给了小儿麻痹的丈夫,不料婚后一星期,就被公公性侵、时间长达8年,婚后6个月后她发现怀孕,却不知道“是公公还是丈夫的种”,更长期遭受婆家殴打凌虐。



    图:https://pixabay.com
    图:https://pixabay.com

    离谱的是,就连生下的2个女儿,小女儿庭庭还惨遭担任警察的姑丈猥亵侵犯,目前15岁的庭庭跟着妈妈生活,但性侵官司却因“证据不足”不起诉,导致庭庭身心受创、罹患忧郁症,虽然目前希望透过司法再议,但母女2人仍担心司法无法还她们公道。

    据《镜周刊》报导,小阮嫁来台湾短短一星期,就惨遭公公下手性侵,她孤身一人在台不敢反抗,不料对方却食髓知味,见小阮忍气吞声,竟性侵她长达8年之久,半年后她怀孕了,生下女儿后也不敢去验DNA,还不断遭婆家殴打虐待,丈夫也选择视而不见,直到12年前,公公因病卧床,遭侵犯的恶梦才结束。但公公过世后,小阮被逼离婚扫地出门,婆家竟还要求她,每月要支付孩子4000元的教育费,小阮于是身兼2份工作咬牙苦撑,却得知小女儿遭姑丈性侵。

    小阮难过痛诉,4年前、就读国小5年级的女儿庭庭,向学校透露她自幼稚园开始,就被任职新北市某分局、高阶警官的姑丈猥亵性侵,当小阮接到学校电话时,完全不敢相信。庭庭难过控诉“姑丈会骗说阿嬷叫我,等我踏出房门,就把我拖到其他房间一直乱摸,我试图挣扎、跑走,但他又会把我抓回房间。”当时庭庭不敢尖叫呼救,担心邻居听见、被阿嬷、姑姑们责骂,直到小学5年级时,姑丈性侵她得逞,她才鼓起勇气向学校求助,校方通报社会局并将安置,但最后因证据不足不起诉。

    之后小阮将庭庭带在身边照顾,庭庭认为司法不公,因此得了忧郁症,经常用美工刀自残,让妈妈小阮每看一次就忍不住掉泪。庭庭控诉“姑丈明明测谎没过,却还指控我说谎,最后检方以证据不足为由不起诉,姑姑们甚至还质问我,为什么当下不讲,却不去检讨姑丈禽兽不如的行为。”2年前,小阮被诊断出罹患子宫颈癌,摘除整个子宫,长期劳累让健康每况愈下、也无法工作,每月仅靠着政府的微薄补助、公益团体资助,来支付房租跟日常开销,母女2人挤在不到8坪的小套房,生活相当艰困,但小阮依旧将钱省下来,给罹患忧郁症的女儿看医生。

    小阮透露,之前她因胆结石开刀住院,女儿却吞药轻生,加上自己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担心哪天女儿不在了,自己也失去活下去的动力。除了15岁的庭庭,现年17岁的姐姐萍萍,还跟着阿嬷、姑姑同住,由于长期被灌输妈妈小阮的坏话,让萍萍面临巨大的身心压力,不仅如此,阿嬷姑姑等人也没关心萍萍的生活日常,让还在发育的萍萍,经常只能吃泡面、过期食物果腹。目前针对庭庭遭姑丈性侵一事,母女2人决定提出再议,庭庭认为 “这件事要被适当处理,自己才能放下”,妈妈小阮也支持她,2人只能期望司法还公道,早日走出阴霾。

    文 综合报导
    图 互联网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