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逝世3年 郭锋靠自言自语振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爱妻逝世3年 郭锋靠自言自语振作

    (香港讯)7月9日是欧阳珮珊离开人世的日子,三年匆匆过去,留下来的郭锋生活如旧,可是没有一刻不想起爱妻,每个星期他都到香港仔华人永远坟场,那里是爱妻的长眠之地,“带束花去看一看,陪她说说话,顺便和她的邻舍打声招呼,可以说是一种习惯,也令我感觉到珮珊仍然在身边,将来这里就是我的终点站。“



     

    爱妻离世三年,郭锋停不了的思念。

     

     

     

    郭锋透露欧阳珮珊离开前三个月,经常进出医院,住在西贡交通不方便,当时他们在市区租地方暂住,“那里从窗口望出去,一大片海景刚好有一座小岛,晴天、雨天,早晚都有不同的景色,珮珊经常看著窗外的海景说﹕‘这里的景色真漂亮!’到她离开后,考虑将她安放在什么地方,也经过了一些波折,最后搅珠派到香港仔,我一去到已经觉得,是珮珊在天之灵选中的地方,不高不矮景观开扬,望出去也是一片海景,旁边有鸭洲,景色就像我们之前住的地方,很漂亮。”

    细数和珮珊一起的日子,郭锋说1977年9月9日是两人结婚的日子,2017年4月9日,是珮珊病发第一天,三个月后的7月9日,是珮珊离开的日子,“7”和 “9”这两个数字,好像和他们的息息相关,安排珮珊安眠之地,搅珠出来的号码,竟然又是这两个数字的组合,令他心头为一震,感觉所有一切像冥冥中早在主宰。

    郭锋努力面对爱妻离开后的生活,乔宏太太小金子的分享,令他摆脱渐渐沉沦的深渊,“我小时候读教会学校,曾经去过乔宏叔的家,当时两位长辈对我们招呼周到,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后来乔宏叔去世后,我听过小金子的分享,她说面对伴侣离开,有些人为免睹物思人,会将所有东西清走,逼自己面对现实,这样做只会更痛苦。其实可以换一种形式,当另一半仍然在身边,虽然看不见、摸不到,不过你可以想以前一样,有什么想说就说,大家闲话家常,只不过没有人应你而已。”

    他笑言经常在家自言自语,旁人看到会以为他精神失常,不过全靠这个方法,才令他有勇气面对人生。

     

    郭锋努力适应太太离开后的生活。

     

    西贡家里,太太用惯的物品,包括电脑、水杯、碗碟、枕头、衣物全部如旧,“回到家我会和她打招呼,像以前一样告诉她,今天去哪里、做了什么,晚上临睡前又会一起祈祷,刚开始静下来时,突然想到她已经离开,会悲从中来很难过,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她早走,剩下我一个人。每次想到这些,马上要将思绪拉回来,告诉自己不要再想,这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再想下去,这些负面情绪会将自己扯去黑洞深处,很难爬出来,然后分散注意想其他事,或者找一些事来做。”

     

     

    郭锋笑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