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盈之为读书 与父母决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苏盈之为读书 与父母决裂

    (吉隆坡讯)大马艺人苏盈之(Wincci)有“钢铁之”的称号,她当年获奖不断,却愿意急流勇退,在学业求上进,原来是有感自己遇到瓶颈,“最高峰的时候,也是我跌到最厉害的时候”,于是便想到国外升学,却因此和父母决裂、被赶出家门,因此在国外穷剩1欧元,也不敢跟父母求救。



    苏盈之于3日晚9时举办线上开讲活动《我想Talk2U》,分享“如何用故事去创造传奇”,她于2008年当选《马来西亚世界小姐》冠军出道,之后在戏剧和歌唱事业上取得漂亮成绩,2015年取得“娱协传媒大奖”,隔年再夺下大马十大杰出青年奖,她表示当时看似风光,却也是遇到事业瓶颈的时刻。

    苏盈之为大马博士美姐。(图:Click Entertainment)
    苏盈之为大马博士美姐。(图:Click Entertainment)

    苏盈之透露,虽然外界认为自己经营的公司,看似运作的不错,“但是当时公司在赔钱,”加上她觉得自己“不够料”,所以才报名西班牙瓦伦西亚伯克利音乐学院进修,“如果继续这样待着,可能会亏更多,所以关掉公司。”

    不料,父母并不赞成苏盈之去念第2个硕士的决定,“我跟他们说,我知道你们不明白,我要收集“故事”,结果她和父母冷战,被赶出家门,在公司睡了三个月,她还透露当时被父母骂是“疯了的女人”、“你读疯了吗?”

    苏盈之不敢把心事告诉外界,一方面她担心自己考不上,一方面也遭受庞大的压力,因此在西班牙穷剩1欧元,也没有跟父母求救。她硬着头皮去应征技术类的工作,并将自身的“故事”如实说出,争取工作,回想起在打工的那两个月,她说:“每天都在流泪。”

    “原本以为是可以回来接商演,但没办法,因为签证和考试的问题,没办法的时候,只好自己想办法生存,那时候真的是跌到最惨,可是没有人看到。”

    因为和父母冷战,苏盈之这两年也没有回马,“电话也block了他们(父母)”,却没想今年回来遇到疫情,还因行动管制令而“得福”,和父母恢复关系,把工作室搬回家中,还能照顾婆婆,也因为有了这些经历,她现在能写书、分享经历,并帮助更多本地艺人,还多了不少工作机会。

    苏盈之将经历写入书中。(图:Click Entertainment)
    苏盈之将经历写入书中。(图:Click Entertainment)

    她透露曾敲过不少中国节目,但都被回拒,然而对方听闻她的“故事”后,反而邀请她上节目分享,“大家也愿意去看我的旅程,也觉得我不是疯的。”

    苏盈之在学业上孜孜不倦,目前正念着第二个博士,也没有放弃过演艺圈的事业,希望能实现成为大马首位获得格林美奖(Grammy Awards)第一人,“即使入围也可以”。她笑说只要运用策略得宜,24小时很够用,还说:“进修是很省钱的方式”,未来5至10年间会“拼更大”。

    至于被人指是“博士狂”,她则解释,过去人们不会将美和智慧并列,但她要用行动证明可行,还表示:“人家说Wincci永远都是在进修的,这是对的”,她也坦言:“我想摆脱美姐头衔,但美姐永远是我的故事。”

    据悉,苏盈之目前拥有至少5个学位,不但是首位双硕士大马世界小姐,去年也创下两项新纪录,即为“马来西亚考获最多学位的歌手”及“马来西亚考获最多学位的选美小姐”。

    苏盈之在西班牙求学期间,穷剩1欧元。(图:FB)
    苏盈之在西班牙求学期间,穷剩1欧元。(图:FB)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