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疫情当前,梦想何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疫情当前,梦想何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20年对我来说别具意义,仅因在我出生那年,时任首相马哈迪提出了2020宏愿方针。2012年曾引进期盼的世界末日,没如玛雅预言般降临,但八年后的今日,却经历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我国终究没有晋身先进国,人们都说这年头活著比什么都重要。有多少人会想过在有生之年,能与这个世界共同放缓步调,还得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常态?

    正是在这样的光景,造就了一个自我审视的最佳时机。在逝去的光阴岁月中,你我的梦想是否还如影随形。梦想在生活里成了怎么样的存在,日复一日的日常,是否将其消磨殆尽。行动管制近乎足不出户的日子,面书朋友的更新频繁,形形色色目不暇给。有者过上见习自由工作者的生活;有者练就了新技能,展现了平日里不被发掘的天赋。绝大多数都趁此机会进行著自己往日里想做,却无法腾出时间完成的事。我在喜闻乐见之余也有了焦虑,对于自己的梦想,貌似并未抓紧机会全力以赴。

    依稀记得,打从对梦想有了认知起,就一厢情愿地把它视为人生存在的意义。因为性格使然,我总将梦想深埋内心鲜少说出口。在独处思考人生时,也会搞不清楚那众多的兴趣使然与欲望需求是否称得上是梦想。

    身处人生不同阶段,紧随著的身分变化,有些梦想已不如从前,初时那种单纯的梦想遥不可及了。我遇过好些脱离单身者,因为生活种种而逐渐将梦想放下或淡化。

    与妻携手营造梦想

    智能手机未普及的中学时代,九把刀的作品集是我和好友的精神粮食。比起周星驰的经典台词“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那些年从九把刀里读来的语句,更令我们印象深刻:“说出来会被嘲笑的梦想,才有实践的价值。即使跌倒了,姿势也会非常豪迈。”但社会这大染缸终究是功利的,在离开小众同温层后尤其明显。

    所幸与妻相识,我是幸运的。从恋人到妻子,我们促膝长谈且百无禁忌。恋爱期间,我问过她的梦想。互动之下,她也对我的梦想更感兴趣。我们对梦想的诠释出入甚大,却不曾为此有过任何争执。

    妻是贤内助,无论顺风逆境,我生命中的高峰低潮,她不让我落单。得知那些我想达成的事,她皆不遗余力给予我支持。虽然对文艺兴致缺缺,妻却陪著我出席大大小小的文艺活动。耳闻目染就算知道深耕文艺的代价,她也仅是理性表达了她的忧虑却不曾阻扰。这些也仅是我那众多梦想中的几个例子而已。

    当某日,我很好奇地询问妻,怎能没有梦想时,她语带委屈地告诉我:“我的梦想很简单,就是想跟妳在一起。”言下之意,她盼望我们能终结远距离恋爱,朝夕相处地生活在一起。那时候我才明白,孤身寡人的梦想是否如初清晰明瞭已不那么重要了。当自己成为心上人口中的梦想时,所谓梦想再也不孤单。从此,就得为彼此共同憧憬的梦想而努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