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连续41天暴雨警报 警惕七下八上防汛关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中国连续41天暴雨警报 警惕七下八上防汛关键

    (北京16日综合电)2020年的中国大水灾目前已进入连续暴雨的第41天。尽管以长江流域为主的汛区降雨,周一开始短暂降缓;但来自上游的水势,仍源源不绝地灌入江西省鄱阳湖水域。专家表示不排除长江“复式洪峰”形成的可能性。



    台湾《联合新闻网》报导,根据中国国家气象局15日公布的统计资料,自6月开始的长江流域连续强降雨,至今已于各地连续41日发布暴雨警报,其中更出现7波大规模强降雨,64%县市行政区都遭遇灾害警报。

    尽管长江主雨区的雨季降水量目前“仅达”600公分,尚不及1998年大洪水的700公分,为当前的中国即将进入“七下八上”的汛况关键期,灾情会否更进一步?也引发中央政府的高度紧张。

    所谓的“七下八上”指的是每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间,照常会出现的中国全境性雨季。由于此一期间中国内陆水气丰沛对流旺盛,沿海又可能遭遇台风与其外围环流的侵袭,因此各地时常会出现严重的洪水灾情。

    航拍江西修河三角联圩溃口现场。(中新网)
    航拍江西修河三角联圩溃口现场。(中新网)

    恐现复式洪峰

    中国气象局表示,在7月15日之前,中国南方,特别是长江流域,降雨已出现一波减缓,像是上中游衔接的湖北省武汉,就在一度濒临淹水威胁后,于周一度过了洪水高峰而暂解危机。

    但在武汉下游的江西省,当前的状况并没有那么乐观。像是泛滥面积仍在持续扩大的鄱阳湖,目前就进入了“万人防汛”的抢提消耗战。

    长江沿江一带雨势周三迅速增强,暴雨范围连成一片,在新一轮暴雨影响下,专家表示不排除长江“复式洪峰”形成的可能性,即前一轮洪峰水位没有明显下降,后一轮洪峰又来了,从而形成了一波洪峰叠一波的“复式”情况。

    水文专家解释,若未来几天,长江上游重庆一带持续暴雨,洪水进入三峡后加大下泄流量,洞庭湖流域暴雨来水增加,就有可能形成一次“复式洪峰”。

    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日前要求5市立即做好长江江心洲和外滩圩人员撤离工作。中央军委也要求东部战区增派1.6万名官兵,并从山东、江苏、安徽、福建等地调动救援设备前往江西九江、上饶等地抗洪,至今有2.9万名解放军、武警部队,连同逾5000名民兵参与抗洪。

    但2020年的夏雨,究竟何时会停?就算撑过了“七下”,还有迎之而来的“八上”?八上就算过了,东南沿海还可能有台风,而且同一时间,在长江之后,华北的淮河,东北的黑龙江与松花江,也同样将进入高风险的洪水汛期,因此没完没了的无限暴雨,也正挑战着已知对策的防汛极限。

    九江永修崩堤,洪水淹没3个乡14个行政村,周三仍能看到水位有两层楼高。(明报)
    九江永修崩堤,洪水淹没3个乡14个行政村,周三仍能看到水位有两层楼高。(明报)

    堤坝缺口逾200公尺
    预计封堵需时5天

    江西九江市永修县和南昌市新建区共有的三角圩堤周日(12日)决堤,工人正封堵200多公尺缺口,周三缺口仍有近150公尺尚未堵住。现场工作人员称,封堵整个决口需时5天。

    周日决堤的地方位于南昌新建区熊家嘴,堤外的蚂蚁河是鄱阳湖水系修水的一条支流。当地村民说,蚂蚁河往年水量并不大,但受鄱阳湖水系影响,已变成大河。12日,洪水将堤坝冲出20多公尺决口,并在48小时内扩大到200多公尺。洪水淹没永修县3个乡13个行政村,逾2.6万人受灾。

    由于缺口水流速度近每秒2至3公尺,故不能以泥土和小块碎石封堵,江西水建集团出动数十辆卡车,从200公里外运来山石修补堤坝,但因堤面狭窄,致运送效率极低。

    洪水损失重 疫情阻打工
    灾民生活雪上加霜

    受暴雨洪水影响,江西南昌新建与九江永修共有的三角圩堤早前发生溃坝,当局紧急疏散并安置逾2.3万人。大批村民为避洪水未及转移财物,损失惨重,周三开始不少人陆续返回仍被大水淹没的家园,抢救未被洪水冲走的财物。

    香港《明报》报导,有村民称,上半年疫情本已使外出打工机会大减,这次洪水更令生活雪上加霜。他们称体谅当地政府已尽最大努力安抚和帮助灾民,只希望洪水尽快退却。

    每户损失数万至上百万

    由于没有船,永修县五星村的戴先生只能站在距离自己家200公尺的堤坝上“望洋兴叹”。他指着村内仍被水淹没的房屋称,“你看那边,本来都是两层的小楼,现在只露出水面一层。另外一层在水底淹掉了”。

    回忆起周日晚崩堤时的情景,戴称自己知道消息后就跑上大堤,除身上衣服外别无长物。

    永修县另一个村子淦坊村,也是三角圩堤溃坝后被彻底淹掉的村落。村民周先生周三正与表弟在村中“河道”里打捞被洪水从自家商店里冲出的货物。

    “现在也没有办法全捞起来。要先找绳子系上,别被水再冲跑了。”周先生的表弟指着被绑在村头广场电线杆上随水起伏的冰箱说:“现在只抢出来一点货,绝大多数都冲跑了,还有一些在家里二楼也暂时弄不出来。”

    对于损失,周先生说全村每户居民从几万到上百万元人民币不等。

    “村里有的只种田,可能就损失少点,但是还有承包鱼塘的,像我们开小卖铺(杂货店)的,至少损失十几万,如今在疫情这种状况下,至少要3年才能挣回来”。

    村民周先生划着小艇,在被水淹的村中打捞店中被冲出的货物。水中可见到漂浮的石油气桶、门板及垃圾。(明报)
    村民周先生划着小艇,在被水淹的村中打捞店中被冲出的货物。水中可见到漂浮的石油气桶、门板及垃圾。(明报)

    农民“转行”捕鱼

    与戴先生同村同姓的3兄弟,在距离戴先生不远处,耐心捡取挂在鱼网上的鱼,这是他们刚划着木船打回来的鱼获。

    见到记者拍照,几兄弟显得有点不好意思,说洪水淹掉了家中粮食,虽然村内有爱心人士捐助的物资,但连吃了几天面包和快熟面,总想弄点饭菜吃。

    “实在没有办法啦,我们的田被淹掉了,农民只能当渔民了。”3兄弟称,打鱼的木船是1998年洪水后就备下来,“没想到22年了,真的派上用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