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孽缘抑郁症困扰 前大马女星疑遇邪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性骚孽缘抑郁症困扰 前大马女星疑遇邪灵

    (吉隆坡讯)前HVD实力派演员邱紫君1999年拍完最后一部剧后,因健康问题而离开演艺圈。她日前接受988电台前资深DJ林丽叶的访问,分享离开演艺圈后的21年间,她经历工作上遇到性骚扰、因孽缘导致忧郁症发作,进而自杀,最后她信奉宗教,心灵获得平静,“我宽恕了性骚扰男以及抛弃过我的父亲,从不懂快乐者,变成发自内心真正喜乐的人。”



    邱紫君曾演出《情不容义》、《寻人.丁汉》、《伴娘之苦》等,她透露当年子宫生有肉瘤,因此离开演艺圈去动手术和休养,后来加入传销公司,是因为亲身体验了产品之后,觉得效果不错,便推荐身边友人,渐渐便当上传销员,期间竟遭一名男同事性骚扰多年。

    她透露男方经常口吐露骨言论,即使多次投诉也没有阻吓功效,“行动上不敢,因为我年纪比他大,但就有下线同事跟我反映,他有触碰过他们的身体。”傻眼的是,该男同事竟“男女通杀”,连跟他一起共乘交通工具的男性同事也被他摸大腿。

    林丽叶(左)视讯访问邱紫君。(图/林丽叶FB)
    林丽叶(左)视讯访问邱紫君。(图/林丽叶FB)

    不仅如此,邱紫君指出,该涉及性骚扰的男同事曾意图追求圈中一名女主持人,采取岳母政策,却见到女主持人母亲后,自爆性器官尺寸,还说:“他说他的size,可以让她的女儿幸福”,令人感到不快。

    直到该男同事挑战邱紫君底线,终让女方忍无可忍,邱紫君透露当年跟同事参与庆功宴,众人喝得醉醺醺,唯有自己保持清醒,“因为我从不喝酒”,而男同事就挨着两名喝醉的女生、坐在一起,接着拿着其中一女生的头发来嗅,并对邱紫君露出得意的神色。

    事后,他载走两名女生,说是打算让她们睡在自己家,并让自己妻子打电话给邱紫君,表示会保证女生的安全。不过邱紫君十分担忧,最后跟上司反映,最终上司决定自掏腰包请两位女生在酒店住下。

    因事件闹开,公司召开调查会议,邱紫君拿出多年来、男同事性骚扰的记录,男同事死口不认,还出言侮辱,邱紫君忍无可忍,上前用力给了男方一巴掌,大骂对方“下流,连狗都不如”,离开时她放话警告:“由此刻开始,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林丽叶也在社交平台,公开了邱紫君的近照,不少网友赞她依然美丽。(图/林丽叶FB)
    林丽叶也在社交平台,公开了邱紫君的近照,不少网友赞她依然美丽。(图/林丽叶FB)

    因信仰得到解脱

    邱紫君人生经历高低起伏,除了饱受疾病困扰,也曾因一段“孽缘”而导致抑郁症发作,不过也成为她接触宗教的契机。她透露当年在一场公司聚会上认识前男友,当时也知道对方已结婚,“所以我很后悔,因为父母的婚姻也是有第三者介入,所以我对第三者这个名词是没有好感的。”

    当邱紫君知道自己当上第三者之后,也十分内疚,很快和前男友分手,并导致抑郁症发作,“刚好工作也有问题。”在离开传销公司后,老板请她到印尼工作和查账,因此遭同事杯葛和出言恐吓,“我的工作证还没批出,所以他们就恐吓说去报警,我很怕,加上感情问题,就…抑郁症。”

    于是邱紫君辞职回马,接受心理治疗,因为药物,自己不能工作、身体也出现状况,所幸当时有两名友人陪伴在她身旁,其中一人便是艺人吕爱琼,林丽叶听后也大赞她是演艺圈“小天使”。其后邱紫君不想再吃药,因此到加拿大工作和休养。

    邱紫君两年前曾参与HVD艺人聚餐,和众人关系依然不错。(图/曹今铭FB)
    邱紫君两年前曾参与HVD艺人聚餐,和众人关系依然不错。(图/曹今铭FB)

    谈及饱受抑郁症困扰,邱紫君透露曾有两次轻生的念头,“我不想死在大马,虽然我不是很红的艺人,但是我一跳下来,还是会出现在报纸上,我不想死在大马,所以想在印尼轻生。”因此当她在耶加达的宿舍,打算跳楼时,耳边响起两把声音,其中一把温柔地劝她要顾及家人,因此放弃轻生。

    另外一次则是在加拿大发生,因当时是冬天,邱紫君还萌生要脱光衣服跳楼的想法,“跳下去就算不死,也可以冷死”,这时耳边再次响起温柔的声音,加上友人敲门,她再度打消念头。

    接着她跟随该名友人到教会,去了数次后,她正想表明以后不再去教会,忽然自己就在众人面前轻生,把自己埋在一堆垫子中。她形容这次轻生行为是“邪灵彰显”,在场也有医生认为她不是抑郁症发作,后来在众教友的祈祷下,她也逐渐恢复意识。

    之后隔了数天,邱紫君又去教会,她说在厕所镜中见到的自己,并不是自己,情景犹如电影《受难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的其中一幕,“我看着镜子中的我,但那并不是我,那个女人对着我笑,但不是我”,因在厕所太久,友人去寻她,还吓了一大跳。

    因工作准证到期,邱紫君必须回马,经介绍认识了一名医生牧师。她表示两人素未谋面,但是见面的一刻,脚忍不住颤抖,之后她接受对方的祷告,期间不断呕吐,“连黄胆水都吐了出来。”因她回马后没有地方落脚,于是前上司借出屋子,让她暂住,晚上睡觉时不断见到“可怕”的景象,“我睡不着,书架上的书一直掉下来”,连林丽叶也觉得惊讶。

    此后,她不断通过宗教治疗,不但让她的心灵得到释放,同时也宽恕了性骚扰男以及抛弃她的父亲,即使再见也坦然面对,“从不懂快乐者,变成发自内心真正喜乐的人。”她目前在加拿大一家癌症医院当公关,也参与安抚病人的工作,十分有意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