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森美兰头条】若可自由进出 将成跳楼热点 公寓组屋得装电子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今日森美兰头条】若可自由进出 将成跳楼热点 公寓组屋得装电子门

    (芙蓉31日讯)旧区组屋除了民生问题一箩筐,尤其一些楼层较高的组屋,因可自由进出,成为跳楼自杀的新“热点”。



    之前,罗白敦依斯迈医生路的十四楼组屋经常发生跳楼案,自该组屋安装电子门后,已鲜少发生跳楼案件。

    今年7月底,芙蓉佳丽岭公寓发生一宗跳楼案,一名6旬老翁疑患癌一时想不开,从该公寓7楼高跳下,当场死亡。

    这起跳楼案也敲醒该公寓居民的意识,发起安装电子门的计划,对此,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言,自他为该区州议员来,佳丽岭公寓还是首次发生跳楼事件。

    与以往相比,罗白敦依斯迈医生路十四楼组屋在各方面都有明显改善,能作其他组屋的模范。
    与以往相比,罗白敦依斯迈医生路十四楼组屋在各方面都有明显改善,能作其他组屋的模范。

    组屋管委会“冬眠”

    他说,罗白区为旧区,许多组屋都没有围篱及保安设施,许多居住在组屋的居民大多数是中下阶层,问题主要还是围绕在居民、管理层及管理费方面。

    他举例,罗白武吉宝石花园的公寓属中上阶层,该区的管委会及管理费都没面对多大问题,加上该区有保安设施,外人要进入公寓范围也有难度。

    他说,至于罗白区其他组屋如赤贫组屋、星光园组屋、邓普勒花园组屋、玛奇沙组屋、赛佳花园L型组屋等,都以较中下阶层居民为多。

    他指出,这些组屋管委会有的已“冬眠”,有的无法联系,而问题主要都是居民不愿缴付管理费及管委会不愿接手管理,导致问题一箩筐。

    他说,实际上近期发生跳楼案的佳丽岭公寓,属中上阶层,但因管委会及居民的风波,加上没保安亭设施,外人能随意出入,也较容易成为有心人跳楼寻死地点。

    吴勇汉(右起)、周佳科及周世扬与邓普勒花园A座组屋管委会针对提升工程,展开讨论。
    吴勇汉(右起)、周佳科及周世扬与邓普勒花园A座组屋管委会针对提升工程,展开讨论。

    组屋管委会大多不活跃

    询及罗白区内有哪些组屋管委会是处于活跃及满意状态,周世扬直言几乎没有,然而他坦言,管委会的重要性不只是收取管理费,在向地方、州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申请拨款进行提升工程时,管委会的活跃是其中一项重要条件。

    他举例,邓普勒花园A座组屋近期才获得市政局拨款近10万进行粉刷提升工程,而该组屋A座管委会也相当活跃,居民也愿意缴付每月10令吉的管理费。

    他说,另外一个较头痛的问题是,组屋有许多都是外劳居住,无论是成立或重启管委会都面对一定的困难。

    邓普勒花园A座组屋管委会活跃,成功向市政局申请近10万的粉刷提升工程,中为周世扬,左起为其助理周佳科及芙蓉市议员吴勇汉(右)。
    邓普勒花园A座组屋管委会活跃,成功向市政局申请近10万的粉刷提升工程,中为周世扬,左起为其助理周佳科及芙蓉市议员吴勇汉(右)。

    周世扬:十四楼组屋大大改善

    周世扬坦言,十四楼组屋属州政府房屋部管辖,加上居民合作,与以往相比,该组屋如今无论在民生、环境上都有很大的改善,也是其他组屋的模范。

    他说,有的组屋如赤贫组屋的彩虹梯,都是热心义工无私的付出,但义工们再有能耐,能力范围也极为有限。

    他认为,随着时代进步,中央政府在分层地契相关法令上应该进行修改,而在面对一些组屋问题时,必要时州政府也能插手,否则组屋问题日益严重,衍生的民生、跳楼案只是其中的问题而已。

    外人能自由进出的佳丽岭公寓范围,近期发生一宗非当地居民跳楼自杀案。
    外人能自由进出的佳丽岭公寓范围,近期发生一宗非当地居民跳楼自杀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