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内观看清心水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宋明家:内观看清心水鱼

    行动管制令期间,让许多人多出许多独处的时间,时间突然静止下来,原本混浊的池塘泥水,泥泞沉淀后,看到了清水里的鱼。



    但也因为这,过往许多陈年旧伤、苦难煎熬,也容易冒现纷飞。

    本来浮躁不已的人心,也愈发散乱、忧郁、焦虑,乃至于全世界都同样面对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当疫情带来孤立感、疾病恐慌、对工作和收入的担忧,民众的精神健康也被影响。

    根植于佛教禅修法门的‘内观训练’(mindfulness training – 或称“正念修习”),开始在西方国家广受民众欢迎,并被接受为一种精神病(例如,焦虑和忧郁症)的辅助治疗法。

    在一些西方心理治疗领域的学者多年努力下,它除了在现代心理治疗领域里占有一席重要地位,也演变成不带宗教色彩的世俗化科学疗法;当中比较著名的计有‘内观认知疗法’(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MBCT)和‘内观减压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MBSR)。

    这内观流行盛况可以从比较1995年和2015年,有关内观(mindfulness)或静坐
    (meditation)的科学论文发表量看出:从少于2000篇,剧增至33000篇;大众媒体的相关文章数量和增幅也相去不远(引University of Melbourne研究团队在《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2018年1月发表的论文);过去数年来,这些不同版本的内观训练课程也开始在马来西亚广为流行。

    备受争议

    在这全球内观潮流的盛行下,加上网际网络和媒体的屡推波澜,它的心理治疗成效常被过度夸大;有些专家借麦当劳的‘Mc’,把现在的内观潮流戏称为“McMindfulness”,犹如快餐店不健康的食物。

    这种McMindfulness文化,造成许多媒体和民众持有一些似是而非错误观念;这现象也是许多诸如禅修、老子、易经、儒学之类的东方古老智慧于“东学西渐”转移中,因而变质、变馊的弊病。

    在这项课题里,英文单字“mindfulness”的翻译也备受争议。

    “mindfulness”一词译自古印度语巴利文(P?li)的“sati”,是一种抽像的精神状态,只能被体验或描述而无法贴切言传。

    美国籍佛教僧侣Thanissaro Bhikkhu曾提出这英文译词“mindfulness”具有基督教背景的看法,亦即源自圣公会教派的祈祷文“常念人之需” (to be ever mindful of the needs of others)。

    在中文世界里,“mindfulness”或“sati”被翻译成“正念”、“内观”、“念住”和“静观”等词。

    本文使用的“内观”一词,其实并无法带出“sati”本身的实际内涵;对佛教徒读者而言,‘正念’是比较贴切的译词,本文(和坊间其他讲述内观训练法的书)使用的‘内观’,是为了顾及非佛教背景的朋友而使用的‘去宗教化’译词,基本上是采用Jon Kabat-Zinn博士(MBSR的发明者)的mindfulness定义:不间断的、有意识的、刻意的专注于当下(present moment)、不带批判的(non-judgmental)的,去觉察、纯粹感知和接纳身心的内在(念头、感受等)和外在(声音、影像等)经验。

    一般精神病学和心理治疗的学者普遍认为,若能消除相关的谬误及迷思,并持有正确内观理念,以及接受专业导师的训练的话,内观课程可以协助减轻压力、焦虑、忧郁等症状;反之,此类内观训练可能带来反效果,尤其是对某些精神病友而言。

    有鉴于此,本文联合作者彭振家当初创建MINDFULGym(“正念健心操”)内观训练课程和工作坊也是为了让更多国内民众受益于这种内观方法。此MINDFULGym课程曾获颁得卫生部和博特拉大学的研究基金,至今已经吸引了数以百计,来自不同种族和宗教背景的国人参与。

    我们本着希望更多民众能够受益于这内观疗法、能够得到更多安乐的心愿,故整理出一些和精神病及内观治疗相关的谬误或迷思,希望多少协助读者扫除内观迷雾,更正确理解这心理治疗法。

    (《内观快餐》之二;联合作者:彭振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