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另类目盲:华格纳甭担心没有传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温任平:另类目盲:华格纳甭担心没有传人

    终于观赏了黄轩演瞎子的影片《推拿》,我没有目盲的朋友,大近视的倒有一大伙。我不了解盲人,不了解盲人的生理、心理。大陆拍摄这部可能触及社会底层痛楚与禁忌的影片,令我脑洞大开。



    盲人不敢随便进食,担心吃错东西,盲人只吃熟悉的人、信任的人交给他的食物。由于眼睛看不见,如果有人在食物里下药,轻则泻肚,严重的话甚至中毒丧命。盲人的警惕心特强,了解自己的缺陷,对视力正常的人往往“敬鬼神而远之”,担心被欺辱。盲人没有颜色的视觉体验,无法想像什么是缤纷多彩。

    什么是“美”,什么是“帅”?什么是亭亭玉立,怎样是珠圆玉润?盲人依靠手的触觉加上想像,我们这些明眼人无法想像盲人凭藉什么去想像。如果皮肤润滑是美,五官不正,滑不溜丢的鳝鱼岂非美不胜收?即使五官的美丑也不能零件式下判断,而是五官综合的整体印象。这对盲人几乎是无法克服的障碍。

    十多年前我去了一趟韩国,首尔六日我当了六天的“睁眼盲人”。由于好奇觅险,我找到一个时间空档从酒店溜了出去,只走了三、四条街便迷路。街道旁的标志都是韩文,我不懂韩语,用英语向路人问路,比手画脚,别人就是不懂我表达什么。我困在街角一隅。韩国文字像长长短短、凑在一起的线条设计,这些设计挂在一列一列的商店前面侧边,我仰望高耸入云的玻璃大厦,一时之间不懂如何是好。

    不知如何是好的恍神感觉,湮远而又清晰,九岁那年我住在美罗新村,经常在下午瞒着爸妈走进半公里之遥的橡胶园,掇拾橡胶果实走进丛林的深处寻找豹虎。骁勇善战的豹虎一只可以卖两角钱。有一天我被一群印度孩子围着,大声吆喝,我用拗口的马来语告诉这群看来被侵犯而愤怒的孩子,我住在新村离他们不远,我不是外来者,不是小偷……我被他们逼到溪边,仰望天空,那穹顶与首尔的白云一模一样,他们叫嚣着向我冲过来,我闪躲退到溪里。那是我第一次溺水。

    挑拨离间

    读华格纳的文章《音乐的犹太成份》,这位德国歌剧大师指出:犹太人讲德语的犹太腔令人反感,批评犹太人什么都模仿。华格纳的崇拜者希特拉,在政治演说中攻击犹太人追求财富,操作股票。这两个都是被种族主义遮蔽了视野的盲人。华格纳的作品气势恢宏,华美遒劲,这是一个能把军事行动──应该说军事力量──带进古典音乐的奇才。他把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情绪,有意识的注进作品里。

    这一代的政治人物比华格纳、希特拉更高明,希特拉推崇雅利安族的优越性,近乎hard-sell,当代政客逆向贬抑自己的族群:懒惰、缺乏竞争力,把另一个族群捧到天上去:华人精力充沛、富有,并占据了国内大部分的城市。华人驾的是德国名牌房车宾士,巫裔驾的是国产的小型Myvi,凸出贫富差距。这是另一种目盲,他们看不到贫穷不分种族,无视城市贫穷(urban poor)现象。他们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以退为进,巧妙地挑拨离间,制造族群之间的猜忌憎恨,以更大的力度推销种族主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