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优质文本,让学习更丰富有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优质文本,让学习更丰富有趣



    “我们不能把儿童局限在教材的实用性阅读,应把他们引向更丰富的阅读,更具挑战的阅读;不仅仅让孩子们读儿童文学,儿童文学永远是儿童阅读和母语课程的主体,但不能仅仅是儿童文学,应该还有适合儿童的中外现当代文学和古典文学;不仅是文学阅读,也包括人文和科学的阅读,让孩子们建立更大的格局,去认识更广袤的世界;不仅仅是阅读,也要让孩子们有更丰富的言语实践和母语实践。”——中国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

    孩子四岁了。从一岁开始,我们每晚都会进行亲子共读,给孩子讲睡前故事。最初,翻没几页书就不耐烦爬走;后来,渐渐可听完一本书、两本书、三本书;再后来,是读完十几本书依旧嚷著“还要……还要……”。如今,规定每晚共读两本书,篇幅更长,讨论更多。我们的亲子共读,降低了数量,提高了质量。

    一路走来,孩子的阅读状态也在悄悄转变。从一开始的单纯听故事、随意指指点点,慢慢过渡到可以对绘本的图片进行细致观察、针对故事提出疑问、联系各处信息自问自答,慢慢可以进行有来有往、螺旋上升的对话和思考。这段共读历程深深地震撼了我,刷新了我对儿童学习潜能的认识。

    由于在书房共读,孩子常会从书架上随机取下绘本,让我读给他听。有时候,他会不小心拿到篇幅比较庞大、内容比较复杂、意涵比较深刻的书,比如《小房子》、《小狐狸买手套》和《田鼠阿佛》。每次,我总忍不住怀疑:“故事这么长,你听得下吗?涵义这么深,你能明白吗?”尽管满腹狐疑,看著孩子期待的目光,还是硬著头皮给他读了。没想到,孩子大多时候不只津津有味地把书听完,还连续几天挑同样的书反复回味。

    从故事留白处建筑想像

    最近,跟孩子共读日本作家宫西达也的绘本《永远永远爱你》。故事讲述慈母龙妈妈意外养大霸王龙宝宝,霸王龙宝宝长大后,终于发现自己的真实身分,内心纠结矛盾而又不得不做出抉择的故事。读完最后一个句子,“妈妈把一颗红果子慢慢地放进了嘴里。”孩子眼眶泛红,别过脸去,偷偷用枕头拭去悄然落下的泪。很明显,他走进了故事,走进了霸王龙和慈母龙的心,被其中暖暖的情与爱深深打动。我也被孩子的单纯感染,肚子一股热热的暖流往上冲,久久不散。

    待情绪稍微平复,我们围绕绘本聊了起来。慈母龙妈妈第一次想要遗弃霸王龙宝宝时,为何心里会一阵阵地疼?霸王龙宝宝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真实身分时,为什么无法接受至近乎崩溃?此刻,他的心情是怎样的?绘本最后一页,红果子堆成的小山是谁留下的?霸王龙宝宝为何要这么做?他去了哪里?这些内容,绘本都没直接说明,但读者可以在联系各处细节后进行推敲,主动填补文本留白处。孩子的兴致很高,循著话题不断反复翻阅绘本,结合文字和图画信息表达自己的看法。

    将儿童文学引入课程

    提取信息、推断解释、整体感知、联结运用,孩子在共读过程中所调动的,不正是所谓的“高层次思维技能”吗?然而,一切都发生得如此自然而然,孩子在享受故事的当儿,也获得审美体验、思维训练。如果读的不是这么一部优秀作品,而是粗制滥造的平庸之作,或简单粗暴的生字闪卡,能有如此叫人难忘的高峰体验吗?

    一流的作家,创作一流的作品。他们将丰富深刻的世界,化作深入浅出的创作。因为生动有趣,所以大大激发了孩子的学习热情,鼓动了孩子挑战难度的勇气;因为丰富深刻,所以提供了宽阔的学习空间,让对话和探索,可以延伸到生命更深处。正因为有了这些作品,孩子在心灵最有吸收力的阶段,得以进行高层次的阅读思考,享受高品质的审美愉悦。

    将优质儿童文学引入小学语文课程,怀抱的不就是这样的善意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