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叶逢仪 用爱灌溉门前小树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品味生活】叶逢仪 用爱灌溉门前小树林



    叶逢仪以画麻雀闻名画坛,麻雀一直是他生活小体悟的表述;叶逢仪家的入门处,只要仔细地看,地面上原来也有两只麻雀随时在迎客。我们约访当天他穿着日式九分宽裤配横间T恤,一身不羁的日式浪人造型,领着我们走进他那门前小树林,我们的访谈就在“大自然丛林”里开始。

    在过程中让我见识了这位艺术家对于大自然的“多情”一面。他曾经在脸书上po文,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花园,结果引起同是画家女儿叶健一的“即时反弹”。“她说你怎么不是想着我们,反而是那些花花草草?!那时候我才醒觉:噢,我说错话了!”虽然“说错”,却不排除那可是最真诚的“心底话”。

    叶逢仪形容对于视花草如无物的人来说,或许无法引起丁点兴趣去发掘花园里存在的每一个生命。而他则热爱大自然如同热爱自己的生命,更是尊重一切生命的尊严。

    只要是在家的日子,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花园中与花鸟相处。尤其是近期无法出国的日子,每天进出次数累计约大半天。“艺术家的敏感度本来就比一般人强,讲求洞察力,先整理,再理解,之后画出来的作品会不一样。树枝长在树上和干枯后会呈现不同的美感;在修修剪剪之中,摸一摸它的触感和纹路都有助于加深了解,最后从自己的印象把作品画出来。“所以有人说,画鸟画和画植物画的人会比植物学家对它们有更深一层认识。植物学家知道它的生态,可是画家除了要画出来像之外也要画出精神。

    打从45年前迁址至今,他就开始着手打造座树林花草,过程中也出现过多次与家人意见相左的时候。“但是现在他们也已习惯,反对也反对不了,只有附和你,这就是一种爱的沟通。我们不能强迫他人去爱,只能说尽量去影响他们。”

    珍惜身边每一个生命

    经叶老师逐一介绍,就会发现在叶宅的庭院里随处可见用于创作的花材。就连一根干涸的辣椒枝干,也会为他带来创作灵感。他指着摆在长阶梯盛装着小植物的容器,本来是孙儿留下的零食盒,还有怀旧奖杯、瓦片、即弃便当盒统统都用得上。

    他带领我们看种在花园旁的木瓜树;原是他在路边偶见的一棵木瓜苗。“当时我在想要不要拿回去,捡了回去后种那里好?但我真不忍心把它弃之不顾,那始终是一个生命,结果就把它捡回来,让它有第二次生存的机会,所以这棵木瓜树自有它的故事。”

    正因为博爱,处处都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从栅门步入庭院的小径,看见不少小草在夹缝中生长,同样的,他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每样东西都有它的生命,这些小草是跟着雨水流进来而生长。我们都同样生活在这地球上,我们可以生存,又为何要没煞它生存的机会?想到这样我就不忍心把它拔除掉,看看之后可如何调整。而这也是从生活中可寻获的乐趣。”

    他直言很珍惜身边的每一事每一物。那怕是别人眼中的废物,也足以让他感觉美好。这不就是一种生活艺术?

    叶逢仪说,花的美只在外在而而已,可是插在瓶器里,就把它的美提升至另一层次,可以变成一件艺术品。
    叶逢仪说,花的美只在外在而而已,可是插在瓶器里,就把它的美提升至另一层次,可以变成一件艺术品。

     

    也是花艺师的叶逢仪最爱禅意插花。一花一世界,从花园里随手拈来就可化作花材,营造宁静。
    也是花艺师的叶逢仪最爱禅意插花。一花一世界,从花园里随手拈来就可化作花材,营造宁静。
    热爱生命的叶逢仪,就连小草的生命也特别重视。
    热爱生命的叶逢仪,就连小草的生命也特别重视。

    呵护花园就像家人一样

    “这期间很多人在提倡‘断舍离’这概念,把不要的东西将之舍弃。我自问自己做不到,但凡我看上的东西都会去珍惜,就像婚姻,看上了就要一生一世,是很喜欢才会带回家,不能说厌了就把它断掉、舍掉和离掉。就像孩子长大了,出去了,你都不会和他们断离一样。”

    “我觉得如果是用得不对,这跟环保主义有很大抵触。这里说环保,另一边却把它舍掉,除非你给它重新找一个很好的主人,把它移过去,若只是断掉而已,就等于是抛弃它,弃在路边像孤儿和废物一样,然后再找第二样东西回来,不也是违反了它所要带出的意义?”

    在叶逢仪眼中,无论是植物或动物,既然选择带回家就有必要好好照顾和培养。“若觉得‘累’,这关系到个人修养的问题了。

    懂得把累变成快乐就是一种转移;转一个念头乐当它的第二个主人,重新建立感情和快乐。不是丢出去了就等于解脱,那或许会让人后悔一辈子。”

    即使是大雨不经意把花园的植物弄断枝,他也会难过一阵子,而且会想很久。到底是那树枝重要,还是感情上重要呢,我觉得都是很相对的东西。

    “我是从事艺术画画,若我没有感情的话,很难画出画的味道。不是看着物品画,而是理解之后,画出精髓而不是形状。若不理解是很难画得出来,是很惟妙的东西。”

    所以出国一星期回来看到干枯了,就会怨家人怎么没有帮我看?因为整天下雨嘛,因为没有感情,认为下雨就不用浇水了。

    我儿子就会说你跟它们讲话,它马上活起来,证明它们也是有感情的,只是不会讲话而已。有感情人看到它垂头气了就知道没有水了;不喜欢它的人看也没看就进去了。我马上给它浇水就长起来,爱它呵护它就像家人一样。

    这棵九里香树龄大约二三十年,是目前花园中最高的植物。
    这棵九里香树龄大约二三十年,是目前花园中最高的植物。
    谁说“朽木不可雕”?经过风吹雨打后的天然纹路,不就是大自然最完美的作品?
    谁说“朽木不可雕”?经过风吹雨打后的天然纹路,不就是大自然最完美的作品?

    日期:28072020 時間:11.00AM 地點:24, Jalan 19/26, PJ 事項 : 專訪葉逢儀 攝影:潘嘉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