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当保安员遭上司殴打 尼籍男回国 身心受创

(吉隆坡6日讯)继日前一名尼泊尔籍保安员被人持棍暴打的事件被揭发后,再有一名尼籍男子桑托斯,宣称在大马谋生时遭到毒打,导致脊椎受到永久性伤害。

目前身在加德满都的桑托斯,近日接受“当今大马”线上采访时指出,他在离开尼泊尔武装警察部队后,于2016年拿着三年的合同远到吉隆坡,在大马一家保安公司当保安员。

他说,他在2019年8月两度遭上司殴打,以致须要住院、动手术,并接受心理治疗。

他回忆,他在合约届满前两个月,曾因为连续30天工作12个小时,故而向上司请假一天休息,无奈遭到上司殴打,他之后愤而向尼泊尔驻马大使馆投诉,不料却遭到更严重的伤害。

他说,第二次被打的施暴者除了其上司外,还有另外三名男子,他们不断对他拳打脚踢,期间还用刀伤害了他,让他出血。

桑托斯说,他在暴打中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在住处,屋友见他伤势严重,故把他送到吉隆坡中央医院求治,前后住院三天,医生还为他的伤口缝针。

桑托斯事发两个月后被送返家乡,不仅因为伤势严重不得再任职保安员,还不得花上一大笔医疗费疗伤。

他也展示了其医疗报告,指其脊椎在虐打事故中受创,为此进行了内镜微创腰椎切除手术,至今必须服药和定期接受物理治疗,并且必须戴着护腰带来支撑脊椎;还需服药治疗焦虑症。

他感叹其生活已经全毁,无法行动和踏脚车,现在一家四口的生计压在妻子身上。

他透露,他是最近看到网络上疯传一名尼籍保安员被人持棍暴打的视频后,察觉其中一名施暴者正是之前殴打他的其中一人,决定为自己讨回公道,而他也已经四度向大使馆求助,但没有回应。

报导指出,桑托斯在非政府组织的法律协助下,已在本周向尼泊尔外交部及外国就业局提出正式投诉;并委托大马托马斯菲利律师所,处理起诉联保公司的事宜。

无论如何,联保公司总执行长英德迪星受询时承认桑托斯是前雇员,但否认殴打任何的雇员,质疑桑托斯是因为该司拒绝与他续约,选择采取报复行动。

他也说,公司记录显示桑托斯有酗酒倾向,还有翘班的经历,只是公司处处容忍他;不过桑托斯较后否认他工作时喝酒的说法,解释过去是因为不了解程序,担心得不到支持才没有报警。

另外,尼泊尔驻马大使乌达雅日前接受尼泊尔《DCnepal》访问时,也否认了桑托斯的指控,强调馆方在接获投诉后就展开调查,也积极帮助桑托斯回国

他也否认近期一支视频中的施暴者,与桑托斯案件有联系,不解为何桑托斯案发一年后才揭发此案。

↓↓相关新闻↓↓
市场脉搏
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