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河山】前辈

我在新闻工作的岁月里,有很多个晚上的情景是惦记一生的。其中一个就是初入行时,唐突夜访《南洋商报》总编辑朱自存。今年7月11日,朱总在新加坡与世长辞,感慨前辈良师再失一人。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我进入《建国日报》当助理编辑。数年后有一个晚上,心有所动地去到吉隆坡孟沙的《南洋商报》总社,要见总编辑朱自存。倒不是叩门求学问,而是问工来的,希望进入较好的机构。当时,《南洋商报》是金字招牌,社会地位与待遇都是业界首选。

我记得那晚九点多,夜班人员通报之后,叫我直接到总编辑办公室见面。我还记得上楼是长长走廊,找到总编辑办公室第一眼所见情景,朱总提笔看版,应该是正在处理签大样的最后批阅。

深受鼓励勤奋写稿

我称呼他朱先生,那个年代并不流行朱总这类的总称呼。他随和地打个招呼,属我坐下稍候。处理了几个版面之后,朱总第一句话就说;“我有读过你写的文章。”我听在耳里,感觉很受鼓励。那个年代我颇为勤写散文、小说,还在中学念书时期,《南洋商报》的读者文艺版、妇女版也刊登我的文章。

大概30分钟的会面,边忙边谈,触及报馆工作、个人简历包括写作等等。朱总说话略带广东腔口音,但最记得的,就是“我有读过你写的文章”这句话。几十年后,我有机会当上报馆总编辑,主持编务的同时仍然勤奋写稿,我想当年那份不经意的鼓励有所影响。

记述前尘往事,其实同一个晚上,我离开《南洋商报》之后,还到了八打灵再也的《星洲日报》总社,带著同样心思,夜访总编辑黄宗理。那时就住在附近的八打灵再也19区,所以是不怕夜归的。

说来颇感意外,黄总也接见跟我会面。只不过渊源不深,简短的会面、浅谈,没有留下太深刻印象。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

那晚求职当然都没有成功。但是一个晚上连闯两家报馆见总编辑,多年以后每每想起,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却又觉得有够胆识,精神可嘉。两位总编辑算是早我两期的报业同道,当年善意的接见,更是一份铭记在心的激励。

 

之后几十年来,我在不同的场合见到朱总,必定趋前问安、寒暄。朱总文章有笔名紫阳,更写得一手好书法,退休后投身推动艺文工作,仍然关心新闻事业。我在《东方日报》主持编务时,草创初期努力开拓疆界,2012年接到朱总从新加坡寄来的一封短函,内附长辈几句问候与鼓励,让我心头一阵温馨。

朱总短函是以毛笔字书写,一划一勾,韵意跃然纸上,尽显其文艺底蕴与修为。惜斯人已去,唯风范长存,如今留作纪念收藏。报业悠悠人与事,恰是述说传承的光辉。

 

◆特约:潘友来(资深报人)     

 

 

 

 

市场脉搏
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