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听出阅读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听出阅读力



    “在这里,有童话故事、经典文学还有历史故事,透过灵活灵现的声音,让孩子轻松听懂故事!”~~台湾作家王文华

    今年四月,偶然发现台湾《亲子天下》出品的“有声故事书”手机应用程序,内容丰富多元,加上一个月免费试用期,当下毫不犹豫就下载收听了。从那天起,每个夜晚的睡前亲子活动,除了共读两部绘本,又加上了收听有声故事书。

    一般上,夜晚的日常是这样的:8点半,收拾玩具喝牛奶;9点,挑选绘本共阅读;9点半,换上睡衣盥洗去;10点,熄灯躺平听故事。相对于绘本共读,听故事的要求更高,难度也更大。怎么说呢?绘本共读,孩子可以一边看图画,一边听父母念文字,通过图文合奏,让故事在脑海上演。听故事,没有了图片,只剩下朗朗书声。孩子需要听出声音中的意思,将意思转化为图像,进而让图像随故事在脑海中动起来。享受听故事,需要一定的想像力。

    想到儿子才刚满4岁,应该还没到听故事的阶段吧?于是,不抱任何期待,睡前随意播了几段有声书的故事音频。反正免费试用一个月嘛,听听无妨。谁知道,儿子一段听过一段,不只听得津津有味,还一再要求延长播放时间。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被音频中那抑扬顿挫的朗读和生动有趣的音效所吸引,把故事当音乐听,对其中意义大概不甚了了。后来,我发现他听著听著,竟偶尔会在故事的笑点上忍俊不禁。我开始怀疑:他不会是真能听懂吧?

    有一段时间,儿子连续几天都嚷著要听《小天使海蒂》。那是瑞士儿童文学作家乔安娜·史柏莉(Johanna Spyri)的著名长篇小说,有声书分十集播出,每集大约在5到7分钟之间。有声书真的是在“读”书,而不是在“讲”书,因而在语言上显得比较书面。我很好奇,儿子真能听懂故事内容?于是,在几次闲聊中忍不住试探口风,没想到他还真的把故事说得挺清楚挺完整的,差点没把我吓死。

    回到最初听故事的状态

    再后来,儿子的兴趣渐渐转向昆虫、身体和病毒方面。他开始要求听黄𪻐宁医师讲的身体故事、《小行星幼儿杂志》的科普广播剧和人体趣味小知识等内容。某个傍晚,儿子随阿公阿嬷到附近公园散步,竟饶有兴致地跟两老聊起各种有关昆虫的知识。蟹黄蛛如何寻找合适的树木来隐身、锹形虫和独角仙怎样互相攻击、蝉和跳蚤为什么需要蜕皮……那些我们认为他不太可能听懂的内容,他竟然全都听了进去,还用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五光十色的当下,也许很多父母更愿意追求丰富炫目的感官刺激,认为有声有色甚至有来有往的产品能带来更大的教育价值。于是,幼儿人手一台平板或手机,看视频、听音乐、划屏幕成了早教新常态。看似学习满满的背后,很可能只是娱乐至死,甚至将人与生俱来的好奇、探索和想像等珍贵品质慢慢消磨殆尽。教育,很多时候遵循的原则是“少即是多”(Less is More),重点还是在唤醒人的主观意志和积极能动性。

    选择有声故事书,就是选择返璞归真,回到最初的听故事状态,随声调起伏去感受情绪,随语言文字去想像画面,随故事发展去漫游奇境。听书的过程,你必须静心倾听,主动解码,大胆想像,然后才能享受其中乐趣。专注力、想像力、阅读力,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悄茁壮成长。

    说回《亲子天下》的“有声故事书”。一个月免费试用期转眼过去。在儿子的苦苦哀求下,我只好乖乖奉上每月20令吉的订阅费,却甘之如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