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良:我也希望疫苗出来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林冠良:我也希望疫苗出来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前几日在面子书上看到有人说,新冠肺炎的疫苗出来了!我兴奋了两秒,随即掐指一算,不妥?!历史上,疫苗的研发长则十年(也可能永远不会有,比如爱滋),快也要一年多,从这个新冠肺炎的病毒被分离出来,才顶多过了半年多,就算研发流程再怎么通畅无阻,半年就研发出可用安全的疫苗,堪比奇迹中的奇迹。

    说到研发,如果顺利时间也要一年多,那是以团队研发为前提的,一个团队少说要十几二十位、多则几百位专业人员。而这个“疫苗”号称是由一位大师,以一人洪荒之力研发出来的,更是不可思议!

    说起来,以流行性感冒为例,每一年流行的流行性感冒的病毒种类也是不一样的,每一年需要注射的流行性感冒疫苗也就不一样。无独有偶,新冠肺炎的病毒现在已有数个变种,而这个疫苗号称每一种变种都可预防,我感动到白眼翻了两圈。更夸张的是,该大师还为害怕打针的朋友著想,推出了涂抹的疫苗,这更是跨次元的发明。

    没有谁百毒不侵

    如果这个疫苗是真的而且安全有用,不止一举就能拯救亿万人的性命,把默默爆发的经济危机掐灭也不在话下。今年那位大师应该就能直接得到两个诺贝尔奖了,一个生理暨医学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而且都是一人独得(每一年的诺贝尔奖个别奖项得主可以至多三人)。

    说真的,我知道各位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头脑是清醒的。这种事情应该一看就知道有问题,如果这样的玩意儿有用,我们就不用每天担惊受怕、呼吁社交距离、洗手、戴口罩了,我们医疗相关人员比谁都希望这是真的。无奈,只要有相关知识,就知道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泡泡,风吹既破。

    但看到这样的东西一天就有几百个转发分享,我不免担心若有人把幻象当实相,注射了(这个动作很危险,不知道内含物为何还是一回事,若有需要注射疫苗和药物,还得需要专业的医疗人员才行),或是涂了,就以为自己百毒不侵,戴著隔离手环到处趴趴走犹入无人之境,到时候又会有感染群到处爆发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