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你会说话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你会说话吗?

    “很好,就这样,大家都知道你在早晨起床了。并不是说了有趣的事,或者令人发笑的事才了不起,而是像你这样,本来觉得‘没话说’的,找到了可说的话,这才是最重要的。”——黑柳彻子《窗边的小豆豆》



    最近,在四年级班上推一项活动,好些学生都表示强人所难,有些甚至还感痛不欲生。且说一说这项活动的内容,大家一起来评评理。

    活动名称:小小说书人。

    进行方式:每天,两位学生各用三分钟时间,向全班同学介绍一本自己喜欢的书。

    要求:声量能让同学听得见,说话能让同学听得懂。至于介绍什么书、如何来介绍,可自行决定,自由发挥。全班27位学生,抽签决定登场顺序,每人大概一个月轮一次。如此活动,这般要求,大家觉得难吗?

    活动进行了近一个月,从学生表现来看,确实不容易。一些学生在选书上犹豫不决,似乎担心自己喜欢的书不登大雅之堂;一些学生在发言时吞吞吐吐,总忍不住去背诵书中文字而又发现难以熟记于心;一些学生则说书本太厚太长,记不住故事情节以致欲言又止。这些表现背后也许有能力上的不足,但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畏难。他们担心犯错,他们害怕被笑,他们焦虑不安,他们没有信心……

    与此同时,给一年级上课的一次经验却又让我陷入沉思。

    那是一堂道德课。我带了一本绘本进班,读给学生听后,沿著内容讨论交流。故事讲完,讨论也告一段落,时间还剩十分钟。于是问学生,我们接下来干嘛呢?一位女生举手,说他想分享一个故事,接著口若悬河:很久很久以前,有三只小猪,他们各自盖了一栋房子……哦,是《三只小猪》。听完故事,大家送上一片掌声。然后是更多的小手高举,更多的故事分享:《小红帽》、《狼和七只小羊》、《丑小鸭》……

    最后,一位男生竟将同学当作故事人物,编起了自己的故事:有一天,某某某在森林里迷路,遇上了妖怪,然后被一口吃掉……见自己的同学进入故事,全班不禁哄堂大笑。我索性领著他们一起编故事,把更多同学编进去,把情节编得更曲折,把细节描述得更具体。最后,在同学们和老师的通力合作下,“妖怪”终于被打败了。放学铃声适时响起,大家心满意足踏上归途。

    我口说我心

    被四年级视作洪水猛兽的故事分享,没想到一年级三两下就毫不费力完成了。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创编起了自己的故事。整个过程,他们没有去强记硬背任何书中文字,而是凭著记忆和想像力,用自己的语言将故事说出,我口说我心。他们无畏无惧,他们毫无顾忌,他们竭尽所能,他们乐在其中……

    什么时候开始,讲故事非得依据书中文字,一字不能差?什么时候开始,分享心声需要瞻前顾后,似乎地雷无处不在?什么时候开始,我口说我心竟如此艰难?是讲故事比赛的背稿风气所致?是一味强调纠错的班级文化所累?是追求标准答案的应试文化所趋?又或者,这只是人类从勇敢走向保守的成长必经之路?教育,在其中究竟起著什么作用?又该扮演什么角色?

    想起《窗边的小豆豆》中,小林校长的作法。每天午饭时间,他让巴学园的一位学生站到圈子中间,给同学们说说话。可以说说故事,可以聊聊生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于学生的分享,大家只需用心倾听,献上掌声鼓励,不做任何点评。小林校长真是一位教育家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