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教育方式训练独立 伟大父亲 成就非一般少年李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独特教育方式训练独立 伟大父亲 成就非一般少年李克

    (槟城14日讯)14岁残疾少年李克上山下海样样行的短片,在网络传开,激励人心,让人敬佩是,其伟大父亲的教育方式,让残疾孩子能在成长中学会独立。



    不少人认为李克很幸运,因为有个伟大的爸爸成就他,但李克的爸爸却觉得幸运的是自己,因这个孩子开启他的心眼,让他看见生命中比物质更重要的价值。

    目前人在泰国曼谷的李克父亲李荣祥,今日在锺灵中学校长朱圣保安排下,在学校通过线上接受《中国报》联访时,分享孩子5岁时的一个小故事。

    (本报纪允贤摄)

    李荣祥说,有一次吃饭时,李克说口渴,他就叫李克去厨房倒一杯水喝。

    “当时他说,爸爸,我没有脚。我反问他,倒水要用到脚吗?当下他好像明白了,自行从椅子爬下,爬到厨房的柜子,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很高兴说拿到水了。”

    他说,他的观念是,不管四肢齐全与否,只要父母不放弃,孩子什么都行。

    “我们家中就是这种教育方式,自然培养孩子独立。但有需要时,父母会出手。”

    他举例,当李克的兄姐和堂兄弟妹玩得高兴,跑来跑去时,难免忽略了李克,这时他就会介入,提议大家比赛“用屁股来跑”,这样李克就可融入,而且跑得特别快,胜利了也有了信心。

    李克出生时,只有一个左臂和半个右手臂,他没有右脚,左脚不健全,只有3根脚趾。但他的家人,尤其父亲没有放弃他,从小教育他自力更生,让他像普通孩子般成长。

    李荣祥也揹着李克徵服沙巴神山、日本富士山、中国万里长城,还鼓励李克参加残障泳赛和潜水。

    李克是个乐天的少年,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李克是个乐天的少年,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李克的励志故事登上本报封面版,他开心的展示。
    李克的励志故事登上本报封面版,他开心的展示。

    感恩上天赐予李克

    李荣祥说,他自觉很幸运,因为上天赐予他这个孩子。

    “要不是李克来到了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生活重心可能就只在追求事业或物质。”

    他说,李克的诞生,打开了他的心眼,让他了解到残疾儿童的需要,在帮助自己孩子的过程中,也帮助到其他有同样问题的孩童。

    至于李克谈及和父亲的感情时,他说,父亲让他感到骄傲和幸福。

    “人家说我厉害,但我的厉害很多都是爸爸教的,我很感谢我的爸爸。”

    取名李克盼克服难关

    李荣祥为孩子取名为“克”,是希望给予孩子力量,克服生命中的一切难关。

    他说,李克出生时像一个肉团,当时医生都吓了一跳,身为父亲的他当下也昏天暗地,哭丧了脸。

    “当我冷静下来,我定给这个孩子取名李克,因为我知道,从那一分钟开始,我们和这个孩子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希望他能有克服困难的力量。”

    他说,李克在泰国出生时,曾闹得满城风雨,他向院方提出诉讼,打了12年官司,最终胜诉。

    “官司是赢了,但重点不在于钱的问题,是要藉此警惕医院和医生不容疏忽。”

    李克(左)接受《中国报》联访,提及他的志向是代表国家出徵残奥会。
    李克(左)接受《中国报》联访,提及他的志向是代表国家出徵残奥会。

    性格乐天 常挂笑容

    李克是一个乐天少年,脸上经常挂着笑容。

    也许因为有股正面磁场,虽四肢不健全,但他成长过程都遇到好同学、好朋友,没有被霸凌或歧视。

    李克受访时说,一直以来,同学和朋友都很照顾他。一些取笑的话是有的,但他没去理会,当下会有一点伤心,但他接受这是事实。”

    “这些取笑的话,其实也没有说错,我是天生就没有手和脚,不能跑不能跳,但我就是这样啊,最终也是要面对现实。”

    李克在6岁正式学游泳,过去参加过不少残障泳赛,也夺下不少奖牌。

    他有远大的志向,目标是代表国家出征残奥会,为马来西亚夺金。他每星期下水操练4次,意志坚定。

    受鼓励下学会游泳

    小时候的他也像一般小孩子,不敢下水,是父亲和教练鼓励他,让他在水里找到感觉,慢慢会游了。

    李荣祥说,他们一家都热爱户外活动,李克的兄姐在一两岁时就下水了。

    “我是童子军,希望我的孩子懂得浮水和求生,所以孩子很小就让他们下水学浮。”

    他说,李克从小是一个好动的孩子,当发掘到他游泳这兴趣,就成全他和栽培他。

    “身为父母的,应该是 prepare the child for the road,not the road for the child(帮助孩子走自己的路,不是为孩子铺路)。”

    李榮祥︰障童不需上特殊學校

    李荣祥认为,残疾孩童不需上特殊学校,这些孩童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照顾,也不需要被同情。

    他认为,每所学校都应该有一至两个残疾老师,也有残疾学生,这样对残疾儿童的成长才是最好的。

    “当健全的孩子和有障碍的孩子一起成长,青梅竹马,健全的孩子不会在意对方的不足,大家就成了好朋友。”

    他也不认同,一个孩子若身上一些缺失,上天会怜悯而给予另一些能耐作为补偿。

    他说,残疾儿童之所以在一些能力上,能比一般人优胜,是因为残疾儿童的选择少,较能集中精神;四肢发达的人有太多选择,导致在很多方面杂而不精。

    “残疾儿童反而能在本身有限的能力范围内,百炼成精。”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