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马的狐狸尾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甄子曰专栏:马的狐狸尾巴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老马再否认有关他在希盟执政时,受行动党摆布之说,并称这等同在侮辱他。

    没错,讨厌他的人一再重复侮辱,不幸的是,不信者恒久不信。他再回应,又再次受辱,爽死了敌人。

    敌人当然可恶,侮辱人是不对的,但马的形象是一大问题,以致往往自取其辱。

    何以越来越多人不信他?为何他无法“重新做人”,如愿当上民主之马?何故他的言论经不起考验,在各族间引起争端?为啥落马后,大家还在骂马?

    因为大家怕他故技重施,表里不一,以老人政治包装民主,希望他走了就别回来。

    因为他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好到应该好好安享晚年就好。

    叶公好龙,龙突然出现,几乎吓死叶公。这条出现在老马面前的龙,就是民主。

    老马二次任相之初,还感受到他撑民主之心;后期,偏执令他偏离轨道,一身污桶味除代民主真味,民主让他不自在。

    他几乎对任何批评一概不以为然,控制权在他手,“我在位22年内,有谁控制过我”,是其中心思想,神化为信仰。

    人要活成仙境、老仙翩翩、金钟罩护体,就要像他这样。

    没人知道马葫芦卖什么药,既便他身边的内阁成员,常常是看了报纸才知道,因为要当好马仔,要乖要听话,当顺德人种。

    后来,没人敢知道,怕谜底揭晓,非解药,而是毒药,还要乖乖一口饮尽。

    他一心收编巫统,光复巫魂。他是华社一剂慢性毒药?要认识最真的老马,行动党知道,但不会老实讲。问问阿爸阿妈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