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伊斯兰党的困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刘永山:伊斯兰党的困境

    伊斯兰党于沙巴州选举期间,在其老巢吉兰丹州举办全国党员代表大会,从大会的日期和地点来看,让人觉得此次沙巴州选举,伊党似乎可有可无。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指出,该党仍会在启动竞选机器,协助国盟。可是提名已经开始了,现在才来启动精选机关?这不像我们一般认识的政党。该党夸称拥有全国最精良和最用功的基层机器,为何这次沙巴州选举却无心恋战?要回答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困难。

    2008年伊党只在两个选区,即Sukau和Merotai上阵。2013年伊党在沙巴州以民联的旗帜获得分配九个选区。到了2018年,伊党和民联的盟党闹翻,自立门户独自竞选18个州议席。虽然伊党在这三届大选一席都不曾胜出,但是竞选的州议席数目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奈何这次伊党以联邦执政党的身分,竟然连一张出战牌都领不到,处境比希盟诚信党更尴尬。伊党领袖该如何向党员交代?党员们又该如何向半岛的支持者交代?

    在民联时代,伊党因为与民主行动党结盟,每每在选战中遭巫统揶揄遭行动党驾驭(diperkudakan)。可是,沙巴州选战证明一点,即伊党在没有行动党驾驭的情况下,处境竟然比诚信党更糟糕。因此所谓的“遭行动党驾驭论”根本是无稽之谈。

    可能因为这样导致伊党党员颜面尽失,因此伊党的代表们在大会上纷纷发出吼声,扬言要在来届大选竞选至少50个国会议席,并且要在吉打、吉兰丹和登嘉楼成为主导政党。

    伊党上届大选在这三个州属赢获的国会议席分别是3席、9席和6席共18席,巫统则掌握2席、5席和2席共9席。希盟(马哈迪、诚信党和公正党)在吉打州就已经胜出10个国会议席。且不看希盟是否能够在来届大选集中选票保住吉打州的10个国会议席,伊党如果要在这三个州属成为主导政党,难道伊党把巫统手上的9议席视为无物?

    染上坏习惯

    此次大会,伊党代表也公开批评党内宣传机关失灵。第一、虽然伊党拥有百万党员,但《哈拉卡》(Harakah)目前每期只售出2万5000份。换句话说,《哈拉卡》的订阅率只有区区2.5%,甚至更低!

    第二、其中一位代表公开伊党网军只有12.5%的表现,无法在重要议题上捍卫党领袖,甚至扭转议题讨论。难道伊党也和国阵一样,使用金钱在网络上使用雇佣兵制造舆论?网络兵团失效,到底是党员向心力转弱,还是钱花得不够多?

    如果把以上这些现象串联起来做一个解读,得出的结论就是:伊党当上了联邦执政党,开始染上国阵巫统的坏习惯。由于一朝得志,伊党领袖言行变得语无伦次,它不止不习惯被人监视,往往犯错后以不同藉口推脱责任,这是他们失分的地方,直接导致这次州选它们一个选区也拿不到。

    伊党党员和支持者对它开始出现离心,证明国盟政治计算里的1+1+1=3是行不通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