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美清:西马中毒 东马有解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戴美清:西马中毒 东马有解药

    芙蓉办事处高级记者



    沙巴州从政治乱局演变至州选举,一直都带给人民许多“惊喜”,一向政治青蛙最多的沙州,谋反者这次撼动州政权不成功,可说沙州在政治动荡中是全国唯一可以做到还政于民的州属。

    沙州选举提名掀起大混战,447名候选人争夺73个议席,是前所未有的选战激烈局面,最多出现11角战,每个议席平均有6角战,打破一对一传统竞选模式,犹如一场选战大厮杀。

    被喻为政治新常态的沙州战情,已成为西马政治的参照模式,成与败都将成为未来选战的借镜。东马政治生态特殊,让西马的政治爪牙黯然失色,可以在西马耍弄的手段,换个场景在东马派不上用场。

    最明显例子就是伊斯兰党只能完全缺席沙州选举,因为宗教政治风气在沙巴鼓动不起来,说好听是策略决定,实际是没有市场。

    沙州选举自由竞选的战场,也可能使选举金钱政治发挥不了大作用,太多人角逐议席,客观因素太多,将让人难以下手,用钱收买人心且胜算难料,所以这场战,只能笼络人心。

    最有力宣传广告

    看守政府首长沙菲宜阿达的巨型广告牌,“我们是来建国的,而非为了特定的种族或宗教”,字字让人看在眼里,沸腾在心里,因为这才是马来西亚人渴望的马来西亚。

    西马种族政党的政治人物,斗争概念往往是为鼓吹族群与宗教主义,目光短浅思维狭隘,把权益拐杖视为荣辱自尊,却无视于引导族群过有尊严的生活;如今西马政治圈到处在放毒,煽动种族情绪,东马却能把解除种族枷锁,当成最有力的宣传广告。

    沙巴州的政治格局,是当前浑沌政治里,马来西亚人民的新希望。种族政治,是西马的毒药;东马沙巴选举,是打破种族政治的解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