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番茄流沙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廖朝骥:番茄流沙蛋

    我对番茄的印象不好。刚吃的时候,我妈黑炒,下生抽晒油,反覆炒还焖,说担心不熟,结果炒成一坨,看起来就恶心,难吃。连生性节俭,最恨浪费食物的爸爸都吃不完。然后,大家开始认识生吃番茄有益健康,我们也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有凉拌或沙拉,以为把番茄当苹果,张口就咬。生吃番茄,感觉不愉快,尤其是咬到了果心湿软的部分,嘴里发腥。不是鱼腥,而是血腥的味道。



    后来吃过小番茄后,才把这一种番茄列入水果。大番茄,只能是配菜,偶尔切丁切块,在咕咾肉或酸甜鱼时加进去,除了添加色彩外,番茄还发挥了微酸的甜味及独特的气味。几颗番茄切块放入ABC汤,长时间水煮,让汤头浮出一片泛红。
    暖男杀绝技

    番茄与面的搭配,意大利面是代表,这也是任何号称会做西餐的朋友的入门菜。做法简单,将煮到8分面心还没有熟透的意粉捞起备用,平底锅加热,中火放油,打开一个番茄酱罐头,通通倒入,看到起烟了,把面丢进去,用筷子搅拌,可以转为大火,直到面都红彤彤的,收汁,热吃。这是暖男赢得少女的必杀绝技之一。如果要为厨艺加分,记得切三四个番茄丁,大火翻炒,然后加罐头番茄,这样做出来的番茄意面,用白色磁盘盛出,花卷式的一坨,淋女秘技。

    家常菜显厨艺

    有一次在北京,与挚友相约,去了面馆,我点牛肉面,她想吃些素,点西红柿蛋炒面。我一听这名,就抗议,西红柿炒面,难道是学西人番茄意面的中式炒法?那还得了,又是酱油,又是大炒,这面能好吃吗?友人不可思议我的激动,说:“这是家常面啊!每个中国人在家都会做。”面上桌后,咦!不是灰黑色,是黄色的蛋与红色的切块番茄,夹杂在白色的面条上,蛮好看。她分我一点。好吃。大火热炒后番茄块释出流沙与蛋味相碰撞,下生抽或少许盐,加糖少许中和番茄的酸味,大火快炒,加入熟透的手拉面中火略焖,炒匀,热吃,成了百吃不厌的炒面。

    从此,我上不熟悉的面馆,必定先点一盘西红柿蛋炒面,试试看厨师的手艺。能够把家常菜做好的厨师,其他的菜色就不会差太远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