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海浮沉三十载‧完结篇:倒林运动(二)卅年一觉火箭梦 赢得骂名叛党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政海浮沉三十载‧完结篇:倒林运动(二)卅年一觉火箭梦 赢得骂名叛党人

    上期说到被判有罪涉及“倒林运动”的三个人,未经深入调查“倒林”真相就被判罪,这对一路来高喊“民主透明”的党最高领袖的处理党内部问题的态度与方式,便清楚看出其内心的虚伪及狡滑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德琦的自白书,无疑是帮了林吉祥的大忙,将一个虚构的倒林运动变为真实。……我们不否认有和刘德琦及其他领袖有多次的碰面及讨论党内的问题,同时互相交换意见。我们也曾表达过对林吉祥在处理一些党内问题的方式与态度。……我们这样做,是希望党的问题有所改善和进步。我们不认同这样做是倒林。”(见丘著《超越》316页,他引述自廖金华《为了交代——行动党大风暴相》第7节见《光明日报》,2000年3月6日)

    林吉祥是通权达变的政治领袖,他把三人不满的内心的感受都不断向媒体倾诉,转化为勾结国阵控制的媒体,意欲摧毁林氏及民主行动党,进一步让党内人士深信他的说词,他向外强调说:“这不仅是行动党最大的危机,也是我(林氏)个人政治生涯最大的危机。”

    身为最高领袖的林吉祥,此刻已完全不顾我和冯杰荣一路来对他的“效命”和拥护,他简直是变本加厉,欲置我们三人于死地,其实黄朱强早已被判了死刑。如果林吉祥有念及廖冯二人对他的党谊及友情,他应该以党为重,所谓“系铃人还需解铃人”,他若有心化解这一场“倒林”的误解,对他来讲,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但林氏的处心积虑已久,他的‘革新”计划不容许任何人提出异议。他从可笑的《八百壮士》(俗说:白白撞死)到“党革运动“到“挽救林冠英运动”,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早日实现他私人的大计,他的大计在黄朱强的许多被认定叛党的谈话中已透露无遗。

    晚年的廖金华经常向行动党提供建言,但在一些领袖眼中,这是
    晚年的廖金华经常向行动党提供建言,但在一些领袖眼中,这是”指点江山”,对他的话又何曾听得进耳?

    拉2人回锅加强实力

    林吉祥为了确保他的“大计”不会落空,他在党担任秘书长的地位不受动摇,还千方百计地把两位早已淡出行动党政治斗争的人物,那是范俊登与郭金福拉回党来,加强党中央的实力。郭金福受委担任“声援林冠英运动”的协调员。范俊登(前党副秘书长)也在1998年8月18日宣布归党,范氏向媒体说,他接受林吉祥的公开邀请,重回离开了二十年之久的行动党,其中最大的理由是,目前大马面对的问题与挑战,已到了不允许政治人物或个人之间继续无谓争吵及冤冤相报的时刻。我想老范一定是说大了一些,难道他自己承认他的过去的所作所为,纯粹是一种“无谓的争吵”及“ 冤冤相报”呢?(有人赞他是行动党的理论家),看来也就言过其实了。

    写到此,我有必要在我忘记之前,提一件事。即是我在直辖区改选大会当众数落领袖之后,我依旧是行动党的全国副主席,但是我在霹雳州实兆远的一个政治座谈会上,被令不准上台发表演说。这是霹雳州主席刘德琦同志亲口对我说的,那是党的命令。

    当晚我一夜无眠,我们三人(廖、黄、冯)觉得事态严重,党号称“民主”,竟然对一个为党作出几十年无私贡献的同志,作出那样不民主的决定。为此,三人翌日在怡保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我在会上公开批评党领导的“独裁”作风。这便是引发所谓“倒林运动”的三人,随后的一段日子,不停向媒体发表批评党对我们进行的政治逼害,那形势已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双方的争论到了沸点,砂州领导层提出了一项“休战”的建议。林吉祥于7月24日,同意委派党主席曾敏兴、党副秘书长阿都姆陆及党副财政方贵伦同廖、冯、黄对话。在超过两小时的会谈中,但结果对双方的问题解决,宣告无功。

    丘光耀在《超越》一书的319页中这样说:“廖金华在回忆录中这么说:

    “曾敏兴是行动党内一名德高望重的资深领袖,……但是身为全国主席的曾氏,在处理三剑客所面对的问题时,他充分表现出各种的无奈和无助,那诚令人感到失望,在真理面前,他选择了最强的那个人,而不是一个最强的党。”

    在1998年8月22日举行的党代表大会之前,冯杰荣被一些党中间人邀请到半山芭喝茶并进行会谈。事后据冯氏对我说,他坚持没有错,要和廖黄站在一起,要看到党的公平处理。当天傍晚六时左右,杰荣乘德士回到八打灵行动党总部时,发现党的大门锁头已经换了,他多年以来,从山打根过来为党办事,就住宿在党总部,可说十年如一日。岂知党领袖行事够狠够绝,让他锁在大门之外,杰荣打电话给我,他说无家可归了。当晚有廖金华在,绝不容他露宿街头。

    自此以后,冯杰荣一直不肯原谅对方,他的一生不忘日人的残酷,把他的老爸虐待至死,第二件就是被他深爱的党领袖,像狗一样的扔在门外。

    政治生命被封杀

    人的修养不管有多么高,其忍耐是有限度的,当一个人的尊严受到严重的践踏时,你能怪一路追随你的人反目相向吗?如果领袖连这一点面子都不想留给对方,除了他是白痴,或是你身边的一只哈巴狗,或是等待你给他上位的所谓后进,或是无用的机会主义者,否则在人的尊严的面前,你必定会遭受对方的唾弃,让你尝一尝良心的责备!

    1998年8月22日举行的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会结束时,我和冯杰荣都看不到“包公”的出现,我们蒙上不白之冤。我们如党代前所言,我们宣布退出了行动党。

    我们在退党之后,大家商议继续扮演反对党政治的角色,我们选择了加入其时的人民公正党。但我们被告知,离开行动党的人都不可参加公正党。

    真没料到“我尊敬的林吉祥“真有那么绝,连我们的政治生命均被封杀。我们也许一时冲动,不管三七廿一,立马筹组一个新政党,那就是民主党的出现。有一半是为了泄愤。

    1999年全国大选,廖金华等行动党三剑客另立
    1999年全国大选,廖金华等行动党三剑客另立”民主党”,在行动党的选区上阵,结果都黯然收场。

    有人对我说,那当然是我的知己朋友,你的性格柔弱,又没有野心,根本不该涉足勾心斗角的政坛,你如果花卅年心血在写作上,今天你在文学上的成就,一定也会大放异彩。而事实上,我在退隐江湖后,情归文学。但我从不后悔,我在六十年代对参加民主行动党的民主政治斗争的决定。

    人类是政治的动物,人不能脱离政治而生存的。你可以选择不参政,但你不可不关心政治。

    虽然我的政海浮沉三十载写到完结篇,还写了那样无奈的两句诗:

    卅年一觉火箭梦
    赢得骂名叛党人

    我为自己感到自豪,我未违背初心,我参政不是为了财富,对得起党,也对得起自己的良知。阿门!

    (写于行年八十二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