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新冠疫情病例增 重创金砖四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罗汉堂】新冠疫情病例增 重创金砖四国

    截至9月21日,全球新冠确诊病例已经达到3100万;在6月28日达到1000万,8月11日达到2000万人之后,近一个半月的时间又新增1000万。印度是过去数周以来疫情扩散的“震中”,近期日均新增近10万病例,欧洲疫情的第二轮也益发明显,在第一轮中疫情较轻的东欧国家疫情尤其严重。尽管美国的新增确诊人数有下降的趋势,但全球疫情扩散的趋势并没有出现明显缓和的迹象。



    与第一个1000万相比,全球疫情扩大的第二个和第三个1000万,区别是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重要新兴经济体相继成为本地区的疫情“震中”,同时巴西和印度先后成为全球疫情的“震中”。除中国以外的其他金砖四国无一例外深陷疫情和经济的双重危机之中,损失严重。目前印度、巴西、俄罗斯和南非四个国家分别在总确诊人数上分居第二、三、四和八位,总确诊人数超过1100万,占全球的38%,而第三个1000万中有近45%也来自这四个国家。

    自从金砖国家这个特定称谓2001年问世以来,一直是地区和全球经济增长重要的推动力。2008年金融危机后,当时的金砖四国率先实现经济恢复,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起搏器。2010年12月南非加入后,金砖国家的GDP约占世界总量的18%,贸易额占世界的15%。到2019年,金砖国家的人口达到全球人口的42%,GDP占世界总量的近1/4。如按购买力平价计算,“金砖五国”2019年经济总量达41.3万亿美元,几乎和经济总量42.6万亿美元的G7相当。然而,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长在疫情之前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放缓,南非在2019年有两个季度出现零增长甚至负增长。

    社会经济压力下重启经济活动

    金砖四国均经历了早期应对时期经济活动水平迅速下降的过程,和中国不同,这些国家并不具备充分的疫情追踪和检测能力,因而疫情爆发几乎不可避免,他们的控疫措施很大程度上只是在延缓疫情爆发的时间。印度和南非自3月起分别实施了前所未有的严格封锁,并在初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最终在强大的社会经济压力下被迫重启经济,疫情大爆发均在6月以后来临。巴西和俄罗斯并没有选择严格的封锁政策,在经历了短暂的应对期之后即开始缓慢地恢复经济活动,两国的疫情高峰5月就已经开始。 四国中,印度的人口密度最高、相对医疗资源最少、人均收入水平最低,因而面临的形势最为严峻。但印度仍于近期重新开放封闭了5个月的地铁,并将于今日起允许不超过100人的集会。按照现在的趋势,印度的官方确诊人数会在10月结束之前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对金砖四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经历了长时间封锁的印度和南非,其二季度GDP同比下降分别达到23.9%和17.1%。整体来看,除了中国以外,全球主要经济体在二季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经济收缩,除中国以外的金砖国家GDP同比平均下降达到16%,远远超过美国的9.1%,也高于4-5月份被疫情重创的欧盟。和同为新兴经济体的东盟五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相比,金砖四国的经济损失更大,新冠死亡人数比例也更高。

    大多数金砖国家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压力,除了推出各自的经济恢复刺激计划之外,多边开发银行是弥补政府资源不足的重要手段,但来自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贷款仍远远不足。在这一情况下,金砖国家五年前成立的新开发银行以及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等新的多边开发银行的作用也开始显现。例如,疫情爆发后不久,新开发银行就建立了紧急援助计划,并采用灵活而简化的流程处理和发放贷款,为国内的湖北、河南和广东三省以及印度、南非和巴西等金砖国家提供了100亿美元应急贷款。截至目前,新开发银行为金砖国家的数十个项目提供了近200亿美元贷款额。

    更多合作推动国际多元发展

    金砖国家在疫情之前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一半,其经济恢复对其所在地区和全球的经济恢复至关重要。疫情对所有的国家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但如果这一危机终止了过去二十年来金砖国家经济增长的进程,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全球经济影响。后疫情时代面临高度的地缘政治和社会经济不确定性,金砖国家之间更多的合作,对于推动国际多边主义从西方主导向更多元化过度有很重要的意义。

    罗汉堂的全球疫情经济追踪体系(PET)显示,截至9月11日,在132个被追踪的经济体中,进入恢复期的为83个,另外49个国家仍处于应对或低谷期。本周恢复期国家的整体经济活跃度显著提升了2.1个百分点,达到98.7%的疫情以来高值;应对或低谷期国家则有0.5个百分点的下降,达到93.2%。

    分地区来看,尽管全球所有其他地区的经济活跃度在本周都有所上升,但区域间差异仍然非常显著,大多数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的相对经济活跃水平均低于全球中位水品。南亚、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少数国家仍低于90%,疫苗是解锁这些地区疫情经济困境的唯一钥匙。


    本文由“罗汉堂”授权刊出。罗汉堂于2018年6月26日在杭州成立,是由阿里巴巴倡议,并由社会科学领域全球顶尖学者共同发起的开放型研究机构。罗汉堂首批学术委员会委员以经济学家为主,包括6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汉堂将携手更多的全球社会科学家和实践者,研究数字技术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深刻理解并主动参与这一变革。罗汉堂的研究服务全社会,应对最重要的全球挑战,并着眼于人类社会的长期发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