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艺文,保传承】潮艺馆 薪火相传再创新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挺艺文,保传承】潮艺馆 薪火相传再创新天



    吴慧玲(Ling Goh)有很多化身,其中之一,是歌手黄明志(Namewee)手游主题曲MV《攻向北方》里的花旦。她的京腔和黄明志的Hip hop一唱一和,起了很妙的化学作用,教人眼前一亮。但那毕竟是跨界玩票的尝试,潮剧潮艺,才是她的灵魂。

    就行为来说,潮剧伶人和hip hop歌手合作拍MV,已打破潮剧界传统,过去根本不可想像。但面对潮剧凋零,有多少年轻人愿意接过领导棒子,继承香火,开创新局?吴慧玲的跨界演出,打开了很多想像空间:潮剧原来也可以“很潮”。

    潮剧本来就“潮”。潮剧历史可追溯到明代,由中国南方潮汕地区传入东南亚,已有百多年之久。目前,潮剧班子在大马只剩几家,多集中在传统华人区,观众也以老人为主,年轻的潮州子弟不一定能听懂潮语,更别说欣赏了。

    “新冠肺炎”突然袭来,更令潮剧前路坎坷。如果政府不开放演出,许多业者可能挨不过这一年。八月初访问槟城打铜仔街122号的“潮艺馆”,就见识到新冠肺炎疫情底下古迹区的萧条。“我们在三月中就关了,六月中才开门。旅客很少,一天也没几个”。

    吴慧玲是潮艺馆馆长,自2014年开馆以来,从未面临如此严峻困境。新冠肺炎对艺术工作者的打击,远超人们的想像。潮艺馆因旅客怯步而冷落是其一;潮州戏班无法在中元节酬神演出,也影响了伶人、偶师和乐师的生计。

    吴慧玲出身潮剧家庭,家族中的五代人都投身潮剧,是大马最具代表性的潮剧世家。她7岁登台,对潮剧、潮州木偶、潮乐演奏的掌握都非常到位,创办的潮艺馆也是马来西亚首家集潮剧表演、潮州木偶戏展览、潮语潮剧教学的文化馆。她的父母、兄弟都是全职的潮剧乐师和偶师,疫情对这个潮剧家庭的打击,可想而知。

    尽管如此,吴慧玲还是乐观看待未来。而且,她在疫情封馆期间并没有停下脚步。潮艺馆推出一系列线上课程,其中包括“潮剧身段课”、“潮曲唱念课”、“潮州铁枝木偶课”、“潮州大锣鼓课”,把潮剧所需掌握的身段、唱念、音乐,甚至操作木偶的方法技巧和制作都涵盖了。对喜爱潮剧潮艺的人来说,这些课程除了能学习潮艺的身段唱念,在疫情解封后有机会穿上漂亮戏服,扮起舞台上的生旦净丑,是更大的喜悦。

    除了潮艺馆、吴慧玲也是“金玉楼春潮剧团”创办人,创团那年她28岁。这个集马来西亚、泰国和中国团员的潮剧团辛苦支撑了4年,在2013年封箱结业。潮艺馆的展览品当中,一些就是当时剧团的道具服装。因此,潮艺馆可视为“金玉楼春潮剧团”的转化,凤冠霞帔底下记录了昔时的浮沉与心血。

    潮剧、潮艺并非马来西亚的主流文化,无法得到官方支持;槟州政府虽给予一定奖励,但毕竟杯水车薪。潮剧要如何在马来西亚生存发展,吸引新时代的观众?如此重担,慢说一个潮艺的推广者和伶人,即使是政府的力量也未必足够,需要几代人的智慧。

    潮剧要由“酬神戏”转型到“舞台剧”,争取年轻观众、跨族观众,除了不断努力也需要剧团主事者改变观念。传统伶人鲜少接触现代艺术,加上敬畏传统,不敢对祖传艺术稍有易动。改革之路,道阻且长。但到了吴慧玲这代人,既有传统训练与深耕,对现代艺术也有涉猎,不拘泥传统。她参与过吉隆坡Kakiseni艺术交流计划,与九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共同创作演出舞台剧,观念视野与前人全然不同,得以在潮剧潮艺的基础上,为它再造辉煌。

    潮剧潮艺,既要薪火相传,也要再创新天,才能基业长青,永续经营。吴慧玲撑起潮艺馆,让更多人认识马来西亚的潮剧与潮艺;接下来,让我们期待她重返舞台,为潮剧潮艺带来跨界的惊艳,重新定义潮剧与潮艺,也重新定义自己。

    团体名称:潮艺术馆
    创办年代:2014
    创办人:吴慧玲
    艺术类别、活跃领域:传统潮剧、潮州铁枝木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