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洞:水女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潘洞:水女孩



    荷西蹲坐在海边,望著无边际海平线,听著海浪来回拍打著陆地的声音。这片离她家很远的海,除了第一次,都是她一人来。这地方,是她这段时间在面对生活瓶颈的出口。她感觉眼前这片宽阔的海面,总是毫不嫌弃地接纳他所有阴郁不快,并且回报她温暖安抚。海风袭来,荷西继续感受她和大海之间的亲密关系。这一阵风使她感官敞开,手臂无一处不起鸡皮疙瘩。这似乎也是荷西唯一一次和人以外的事物,产生了这样的情感反应。

    从很小的时候,荷西就知道自己是在海水里出生的孩子。然而这件事情背后的具体原因,荷西自己从来不知道。她和母亲的关系不太好,她常抱怨母亲限制了自己的生活方向。从小,母亲会限制她的玩乐时间,规划满满的温习课表,固定她每天的作息时间。于是,荷西一直都在母亲指引的方向中成长,使她早已丧失了对事物产生了解的兴趣,也因此多少萌生了对母亲的不满。

    而自己出生于海里的事,她甚至自己也从来不觉得好奇。除了自己没有想要知道的欲望,也或许是生活环境里很少和海水产生关联的原因吧?她想。直到最近,海水的画面再次进入她眼帘,是母亲过世时。

    那一次,她看著母亲身躯烧成的骨灰,飘洒在难得平静的海上,化开成无数细碎粉灰。数不尽的粉灰最后连成一大片灰膜,然后静悄悄铺在海平面上。那一刻,是她见过的母亲最美丽的样子。

    海浪继续拍打著陆地。眼前这片海,就是自己出生也是母亲最后留下的地方。最近一段时间,母亲那一片美丽骨灰的形状不时出现在她脑海,挥之不去。荷西这一次来到海边,也是因为想起了母亲。自从母亲两年前过世以后,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的第几次到访。如同她对母亲出现在她脑海里的次数,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可惜的是,母亲已撒手人寰,荷西才开始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解的冲动。为什么她会在这片海里出生?为什么她跟母亲的关系没有亲近过?而这些已经得不到答案的疑问,在母亲离开后,更是无限被放大。

    她只好再度来到海边,望著海水。即使知道答案已经没有希望,仍期待可以寻得任何蛛丝马迹。她偶尔抬头仰望。看著白云在大风吹袭下快速流动,一霎时就漂移到天空另一边。最后,慢慢的从空中消失不见。她左右观察,看著摇曳的椰树。想像它们在岁月摧残下老去,树叶逐渐枯萎,最终连坚韧的树干都逃不过逝去的命运。

    她把头转向前。就这样,她的视线最终又落到海水上。看见那一片从来不会离开的海水,延绵不绝的海浪,她感受到一股安稳。

    蹲著久了,她开始感觉腿部麻痺。就像母亲对她长期的限制,使她早已失去反抗的能力。但不同的是,她已经可以轻松的站起来。她不自禁的用尽全身力量,试著将这个空间里的空气全数吸入体腔。像是跟这个环境产生了连接一样,她隐约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前方吸引过去。她一步又一步缓慢的步伐,逐渐将她的身躯带往前方,陆地的边界。

    她感受到脚底踩踏的水。原本在耳边回荡的海浪声,在脚板的踩踏后,变得更有层次。她接著缓缓的把身体不同部位,加入与海水的碰撞。就像交响乐里多重乐器的美丽堆叠那样,她先是感觉到舒畅,然后慢慢的,感受到了解放。她全身浸泡在水中,在这片大海中,广无边际,少了大街里的路牌,手机里的导航,身边人的指引,但她却不感迷失。在水中,她似乎终于触摸到了自由。

    她就是海水,她想。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她就跟这片海水注定了冥冥中的关系。而水本来就可以往任何方向流动,就像她一直都随著母亲指引的方向流去一样。这一次也因为海水,她第一次感受到和母亲的亲密连接。她把头从海水中探出,再次眺望远方的海平线。她突然发现,那一条看似没有边界的海平线,无论如何都还存在。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来这片海边了,她想。最后一次和第一次一样,都有人陪伴。


    作者简介:一个很常带著相机,用眼睛走路的人。同时热爱音乐和电影,喜欢观察和想像。偶尔想到有趣的故事,就用文字记录,故偶尔发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