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我不是拿督 更非拿督斯里” Alvin Goh自述白手起家经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Part 3◢ “我不是拿督 更非拿督斯里” Alvin Goh自述白手起家经历

    (吉隆坡27日讯)Alvin Goh潜逃16天后被捕,他的个人面子书竟在他落网后的7个小时,上载有关他长达8分钟40秒的自白视频。



    (视频取自 ALVIN GOH 面子书)

    以下为Alvin Goh的自白翻译:

    “你好,我的名字是Alvin Goh Leong Yeong。

    当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向警方自首。

    我相信有关于澳门骗局的新闻,已经被众多媒体报导而广为人知。我想为这些广传的指控做解释,关于那些强烈指控我有无数的势力,以及指责我的为人和我为生活做的一切。

    首先,我并没有任何拿督斯里头衔,我不确定这些传言是如何产生和广传的,我从来没有在我的任何生意、场合或会议使用过任何拿督头衔。

    我在吉隆坡出生,在1988年。一直以来我都是住在租来的房间,直到我父亲存到足够的钱,在2003年买下蕉赖Miharja一间900方尺的公寓单位为止,当时我才15岁。

    了解到父母工作存钱在吉隆坡买房的辛苦,我在就读SMK Taman Maluri中学时期就已经打工,当过Lowyat一家餐馆的侍应生、Bukit Bintang一家酒吧的调酒师、Capital Hotel健身房的清洁工、以及Sg. Wang一家唱片店的销售员。

    这些都是从2001年到2005年期间,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我13岁的时候。

    完成我的中学学业后,我在一家Plaza Lowyat一家IT公司当全职销售员,赚钱养家。当年,这份工作给我的第一份薪水是850令吉,两年半后我被擢升为销售经理,之后也有机会和4名同事成为了这家公司的加盟商。当然,这也有赖于前上司的支持。

    后来我拓展了我的生意,之后也曾在2011年为政府在登嘉楼、彭亨、沙巴和砂拉越的相关工程提供服务。当然,这些都是机遇,因为我和IT厂商比如AMD,Intel,Acer,Lenovo,Asus以及HP,维持良好合作关系。

    身为创业家,我相信多元化在市场竞争上是必要的。我们是大马第一家DJI航拍机展销厅,也是市场上第一家可以协助其他航拍机商家创业的官方经销商。

    我的生意后来拓展到其他科技产品,比如面部识别、人体热能探测器、车底检测扫描系统。我们也曾经被认证为大马HIK Vision首席经销商。

    在疫情肆虐期间,我决定涉猎其他的生意领域。我的公司开始销售口罩、人体热能探测器、消毒液和消毒隧道。我们也不忘回馈社会资助抗疫活动,包括捐钱和赞助一些产品给政府和私人机构。

    我相信大众很想知道从我在反贪会的第一天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要澄清,我是自愿到布城反贪会,就在2020年10月2日,以协助他们正在进行的调查。

    当天傍晚我才受到通知,我必须被延扣助查,直到新的指示为止,我当时完全明白他们也只是依据上头指令办事。

    在反贪会里面我都受到很好和公平的待遇,他们在我被延扣的第一天和获释当天,还为我进行了身体检查,以确保我在接受调查期间没有被折磨和虐待;在我被扣押期间,食物和水也有依时提供。

    我在10月11日获得保释外出,我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但后来我得知有其他人被反贪会释放后,就马上被警方逮捕,还可能在防范罪案法令(POCA)下被提控。

    据我所知,在POCA之下被提控是很严重的事情。经历10天被扣押后,我太疲惫也太混乱了,在签了我的保释单后我就决定不要从正门离开反贪会大楼,而是选择从大楼后面离开。

    几天后,我透过网络和媒体才知道警方正在通缉我,我的详细资料和住家地址都被公开,也被指控为澳门诈骗集团的首脑,涉及百万令吉的洗黑钱活动,还标榜我有很多豪车。

    此外,还有其他指控,说我在蕉赖地区操盘非法网络赌博活动;而最糟糕的是,甚至指控我以4500令吉的价码为VIP提供高级妓女。

    我想告诉大众,我没有涉及任何所提到的非法活动。我也想澄清,我不认识任何一位被传召到反贪会的艺人和明星。于此同时,那些被充公的豪车也完全不属于我的。

    根据媒体报导,超过700个涉及过百万令吉的银行户头被冻结,我和我公司被反贪会冻结的银行户头相加,金额都不超过100万令吉。

    我不是澳门诈骗集团的首脑,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操作模式,因为在过去12年我只是从事IT生意。

    除此之外,有一个新闻报导指我每年从这些非法活动中牟利超过10亿8000万令吉,这完全无中生有,是不真实的。

    根据刑事调查局总监的声明,指我是澳门诈骗集团的非法活动协调员,因为我从事的IT生意很可能为这些非法集团提供科技及通讯器材。这是强迫性指控,也是我希望解释的。

    从事IT生意12年,我的顾客来自各种工作领域,如果有需求,我很乐意供应所需,毕竟这算是生意的收入来源。如果执法单位有所要求,我非常乐意提供我们与顾客的每一项销售和汇款纪录,以证明我们真的只是供应科技用品和产品。

    我以上所说的都是真的,我也有证据证明我所说的每件事。现在这些有关于我的莫名指责、无证据的指控,必须被澄清,我没有涉及任何澳门骗局和非法网络赌博的活动。

    如新闻所说,我的工作地点在过去几个星期都被连番突击,我相信这已经引起了社会焦虑,尤其是我的职员,也导致他们辞职,因为他们感到来自执法人员的干扰。

    基于目前,我被指控为澳门诈骗集团和非法网络赌博集团首脑的情况,多方似乎打算中止与我和公司的协议关系。

    最后,我决定不再躲藏,而是向警方自首,以协助有关的调查。我相信我国会有适当的法律和法令可以帮助调查这件事情,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世。

    我希望,针对这些子虚乌有的指控,以及我从没有涉及的罪案,我可以得到应有的公道。

    我也向大众和认识我的人求助,请帮我的恢复我的名声,因为部分媒体和社交平台,刊登未经证实的消息,已经严重摧毁我的名誉。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