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公开课作为一种网络教研形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公开课作为一种网络教研形式



    要改变一所学校,需要不断开展校内教研活动,让教师们敞开教室的大门,进行相互评论,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无论是怎样的改革,学校里只要有一个教师不上公开课,要取得成功都是困难的。只有教师间彼此敞开教室的大门,每个教师都作为教育专家而共同构建一种互相促进学习的‘合作性同事’关系,学校的改变才有可能。——日本教育学者佐籐学

    过去几年,我们在全马各地积极推动公开课,鼓励老师们打开教室大门,让同道间的观摩交流成为促进教师专业成长的一种教研形式。我们请授课教师给真实的学生上常态的课,我们让观课教师为现场的课堂做真诚的评点,我们围绕具体的教学进行专业的对话。我们致力于打造“学习共同体”,追求真正意义上的教学相长。

    2012年至今,我们已在各地区促成了近80场公开课,去年更邀得中国名师前来同课异构,吸引了全国近1400名教师共襄盛举。今年三月,国内疫情爆发,学校全面停课,群聚活动停摆,公开课也只好暂缓。学生的学习要“停课不停学”,教师的成长同样不能陷入一沟死水。于是,我们开始探索网络教研的可能性。

    七月份,我们和社区关怀工作室合作,面向小学三、四年级学生,开办了6堂《精灵制造机》线上创意读写课。除了为小学生上课,我们还开放名额给教师和家长,前来担任课堂观察员,共同观课议课。在小学生上了1小时的课后,授课教师和观察员还会进行1至2小时的互动交流,围绕课堂的教与学进行讨论。

    上完系列课,过半学生表示这次的学习体验比期望的更好。有学生反馈:“老师的声音很有画面感,与我们分析了故事情节,同学们也很积极地讨论分享。”“原来这本书可以这么有趣,A+B=C可以创造出很好玩的故事。”“启发了我将来看见文字,也会想尝试联想创意故事!”

    贡献各自的力量

    至于观察员,超过9成参与者都认为课程比期望的更好。他们说:“可以看到老师如何用这本书来激发学生的想像力,每堂课都有很强的连贯性,一步一步地引导学生创意写作。”“这种线上模式可以作为复课后的参考,老师可以尝试进行类似的阅读课。”“通过这一次的观察讨论,发现原来带一场读书会有这么多学问,可以理解作者用意和玩味各种细节。”

    由于反响积极,我们接下来按相同模式,陆续开办了其他线上阅读课。黄柔茵老师领读《水妖喀喀莎》,蔡雯爱老师领读《啄木鸟叫三声》,陈慧怡老师领读《闷蛋小镇》,巫忆萍老师领读《记忆传授人》……每堂课,授课教师都精心备课,尽最大努力引导学生学习;每堂课,观察员都仔细观课,积极参与课后的互动交流。不管是授课的老师、上课的学生还是观课的朋友,都在过程中贡献各自的力量并收获各自的成长。

    疫情当前,学生的学习不能停,教师的成长也一样。许多组织都在积极作为,比如:教总的“云课堂”、陈嘉庚基金的“云讲堂”、法情论坛的“法情学堂”、华文作家协会的“教科书上的文学鉴赏班”和南马特别孩子关怀协会的“学习障碍线上工作坊”,这些努力与用心都值得肯定。

    我们期待,除了讲座和工作坊,公开课也能成为网络教研活动的形式之一。


    编辑:吴鑫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