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反疫苗”运动的潜在威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宋明家:“反疫苗”运动的潜在威胁

    这两个星期内,美国和德国的制药大厂和生物科技公司,包括Pfizer(联同BioNTech)和Moderna,各自发布了振奋人心的疫苗研发初步结果。



    这包括他们的疫苗都具有超过90%保护率,远远高出世界卫生组织(WHO)设定的50%门槛。

    我国卫生部也对新冠疫苗厂商寄以厚望,并希望明年初就可取得疫苗。

    无论如何,在于疫苗的研制,科学家还有许多有待解决的难关;这些难题,主要是和遗传学和基因组学有关,比如Pfizer/BioNTech和Moderna研发的mRNA疫苗,其中技术挑战就包括以下几点:

    (1)人类基因组和DNA多样性导致特定疫苗对某些族群不一定有效。

    (2)疫苗对不同年龄层群体的未知效果。

    (3)疫苗接种后效果可以持续多久。

    (4)疫苗运输和储存需要摄氏零下70度的冷藏柜─这种冷藏库通常用于大学和研究中心,非常昂贵,不是一般诊疗所可以负担得起。虽然Moderna说它的疫苗可以保存在零下20度的冰箱,在东马的部分偏远地区来说,这还是个巨大挑战。

    除了这些科学和科技难题,马来西亚也面对一个社会问题:反疫苗运动的崛起。

    破坏群体免疫

    过去两年内,我国陆续传出因为家长特意不让孩子注射疫苗,而导致幼儿患上白喉症的多宗死亡病例;还有去年沙巴发生30年来第一宗,3个月大婴儿患上小儿麻痹症(脊髓灰质炎)的案例。这种种迹象显示,马来西亚部分家长多年前掀起的反疫苗浪潮,已显现恶果。

    这些部分是拥有高等教育背景的父母,许多是缺乏生物学背景,同时也持有不科学观念;他们不但拒绝让自己的孩子接受疫苗接种,同时也游说其他家长加入他们的“反疫苗”阵营。

    但因为这些人不负责任的做法,导致社区“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失却效应,无法保护小部分因缺乏免疫力,或者某些医药原因不能注射疫苗的病人、幼童或老人家。

    这股反疫苗势力的酝酿,会对未来新冠疫苗接种计划,产生多大的破坏和影响,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加强民众认知

    但WHO的2020年“疫苗可预防疾病”数据库告诉我们,多种原本可以用疫苗注射有效预防的疾病,近年来(尤其是从2015年开始)正以死灰复燃的冲势,使病例数字急速上升;这些疾病包括流行性腮腺炎(mumps;俗称“猪头皮”)、德国麻疹(German measles或rubella)、百日咳(pertusis)。显示这些疾病在国内的“社区免疫保护罩”,正在急速消失。

    政府应该主动出击,在新冠疫苗还没有面世之前,加强社区民众对疫苗的的正确观念和知识。

    对于那些坚信“疫苗有害健康”的人,任何澄清和科学解释,都无法动摇他们的反疫苗决心。

    我们担心的是那是“中间摇摆”的、缺乏资讯和正确观念的父母群体,容易受到这些反疫苗运动阵营的影响,进而加入他们。

    我们要争取的,就是这些“中间摇摆”群体,以让疫苗计划正式开跑时,能有效保护民众。

    防患未然的宣传和教育,是卫生部和科学家团队(加上医护人员),现在就可以开始进行的,别以“见一步走一步”的消极方式,去应对这个潜在的反疫苗风暴。

    当然,最重要的前提是:这些疫苗是确定对亚洲血统的人“安全有效”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