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强:现在变乞丐,还是年老变乞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戴志强:现在变乞丐,还是年老变乞丐?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政府将允许国人再次从公积金提领养老钱,有些专家和民间组织强烈反对,也有许多人赞同。不拿钱出来就活不下去了,拿了钱却未来没钱养老,对于穷人来说是一个痛苦的选择。

    政府之前推出“i-Lestari”提款计划,让会员可以从第二户头每月提取最多500令吉,为期12个月。当局共接获410万份申请,大部分来自B40群体。

    申请者如果不是走到山穷水尽,不会贸然动用养老金,但是,由于大部分国人的基薪太低,30%以上的公积金局成员的户头只有少于5000令吉存款。

    只剩歪路和绝路

    大马职工总会透露,有不少人只提取500令吉两个月后,就耗尽第二户口的储蓄,解决不了生活问题,却耗损了储蓄和往后的利息。

    慕尤丁政府原本不打算允许国人再向公积金挖走未来钱,最终在盟党巫统的强烈要求和施压之下,大开财库允许会员从第一户头拿出更多钱来应急。

    通过“i-Sinar”计划,第一户头款项少于9万令吉的会员,最多可提9000令吉;而第一户头款项为9万令吉或以上,最多可提6万令吉,取决于存款总额。

    能够申请提款的都是30至49岁之间的青壮年,公积金户头在强制储蓄和“复利效应”之下,逐渐累积成一笔可观的养老金。

    2018年薪资和工资调查报告显示,880万名打工族当中,有一半每月收入少于2308令吉。

    在疫情灾难之前,这些打工族虽然过得穷哈哈,还有能力养家和供车代步,但现在很多人失业、减薪、面对裁员或被逼拿无薪假等等,收入减少了50%至80%,每月只有数百令吉,要如何应付贷款和开销?

    房租和车贷几个月没供了,信用卡早就刷爆了,可以借钱的亲友都借完了,摆在眼前的困境是流离失所、判入穷籍、车子被拖走而失去谋生工具、奶粉钱没着落等等。

    贫穷夫妻百事哀,眼前剩下只有“歪路”和“绝路”,若能提领公积金救急,至少能捱多一段日子,另觅生路。

    公积金局是穷人的银行,养老金不能擅动,但事到如今,却又如何忍心不让这些人拿钱救命?

    不过,公积金局数据显示,约43%会员或538万名55岁以下的会员,第一户头存款平均不到1万令吉,若成功申请提款,只剩下最低存款额100令吉。

    哪敢谈什么养老?

    近半会员的养老金近乎归零,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社会问题,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日后到了退休年龄,还得继续寻找收入来维持老年生活开销。

    现在就变成乞丐,或是等到老年成为乞丐?是否提领公积金是无奈的选择,但没有公积金可领是更悲哀的现实。

    毕业就失业至今的大学生、刚打工几年的年轻人、自雇人士、家庭主妇和散工等,公积金存款大多是零,没钱可领,这些群体还在等着政府和亲人打救,现在哪敢谈什么养老?

    一场疫情使到很多人耗尽银行里原本就不多的储蓄,如今再耗尽养老金,新冠病毒不只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摧毁了很多人的事业,也改变了大多数人的人生规划。就算疫情平息了,还有许多挑战和后遗症等着我们。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