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红萝卜烧羊肉+马铃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廖朝骥:红萝卜烧羊肉+马铃薯

    在马来西亚吃不吃牛肉,有宗教及民俗的禁忌考量,然而,吃不吃羊肉,则视乎你是不是喜欢羊膻味了。我的第一口羊肉,是印裔穆斯林浓稠的羊汤(Soup Kambing)。父亲携我同行,搭上永平前往峇株巴辖,到了车站后,父亲带我坐到一个路边小贩的餐车前。他点了一碗带骨头的羊肉汤,四片白面包,让我撕下一小块蘸着汤吃。奇怪的味道,吃进口里咸带点胡椒辣,还有很重的肉味。软嫩带皮的羊肉,吃得我的红毛丹头都是汗。



    有人说,华人不爱吃羊肉,因为膻,餐馆一般不备有羊肉的菜色。我只在几间有香港厨师或去过香港学艺的餐馆或大炒海鲜店,点过羊肉煲。为了吃羊肉每次去嘛嘛档,我都会单点咖喱羊肉一碟,配搭Roti Canai 。后来,我在超市看到了切片冷冻羊肩肉,解冻后,放到平底锅煎熟,撒些盐,或淋上黑胡椒酱,也是简易西餐吃法,偶尔是居家烧烤,拿出来的压轴食材。羊一经火烤,满室香,膻。

    岳母有一道拿手好菜,红萝卜烧羊后腿。做法简单,关键是你要买到好羊肉。尤其是秋冬天羊上膘后,筋肉丰润肥美,用砂锅炖,最好吃。但是,在马来西亚,你很难买到新鲜的羊肉。你得去穆斯林的传统市场才找到,或者等到夜市,看那整羊拨了皮悬挂在铁架上,挺瘆人,我从来也没有鼓起勇气去买过。

    做了许多暗黑料理

    限行令重新颁布,附近又有几单案例,我基本上采取半隔离状态,出入都在居家不到一公里处,买菜做饭,也就靠那几家超市。人为食忙,去超市,都挑战自己买一条没有做过的鱼,没有吃过的青菜回家试试。我做了许多暗黑料理,默默吞咽下去。

    我不太买冷冻食品,既然超市里的生鲜菜及所有的鱼都尝试过了,那就来开拓冷冻食材吧。我看到了一袋一袋的冷冻羊肉块,决定买回去,试煮久违的红萝卜烧羊腿,用冷冻切块羊肉来替代羊腿,因为,室友爱吃马铃薯,我决定加上几颗马铃薯。

    首先,解冻后的羊肉,需要先用冷水一起煮沸,把血水煮出来成棕色的泡沫倒掉,再把肉捞起,放到冷水中冲洗,这样基本就可以去除掉腥味。我按照记忆中的岳母耳提面命的做法,分别切好姜片、蒜片、八角、桂平、辣椒干、大火爆炒,将羊肉到入,下酌量的花雕酒、老抽、冰糖、盐,翻炒上色,倒入水至掩盖羊肉即可。我用钢锅替代砂锅,大火煮开后,调味,小火慢煮1个小时。然后,加入切块红萝卜,继续焖煮15分钟,最后,再放入马铃薯,再焖煮十分钟。一锅红萝卜烧羊肉+马铃薯出菜,红萝卜与马铃薯都好吃,可以吃两碗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