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张曼玉唱歌走音,马云飙高音的寓言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温任平:张曼玉唱歌走音,马云飙高音的寓言性

    张曼玉与马云,两个不同的人,在不同场域发展,各擅胜场。他们两人颇为相似:颧骨高耸、耳后见腮、国字口脸。从他俩的行事作风,探究两人的深层心理,可以看出更多的相似与相悖处。



    首先,他们都是演员,懂得人生如戏,喜欢“扮嘢”。他们早年拼搏、不断碰钉,才来到事业的巅峰。马云受挫无数,应征肯德基快餐厅当个经理,25人当中他是唯一被筛掉的,他申请去美国念哈佛,20次被拒。张曼玉花了6年,拍了12部影视作品,演的都是冇脑傻妹或被人搏懵的白领花瓶。他们两人,后来在不同的领域出人头地。

    马云的际遇,即使白龙王再生、董慕节亲临,也不可能看出从阿里巴巴到支付宝到达摩院、阿里健康、阿里宝、阿里电影、借呗、花呗,交叉衍异的发展。蚂蚁金服实际上已经拥有了银行、保险、基金的牌照,而且与阿里巴巴撇清关系。

    向借呗调个10000人民币周转,每天利息0.045(少得很),借一万块每天的利息是4块半(不多),大专生、小市民、中下阶层人士,对贷款成本没概念,想搞个像样的生日派对,生病等钱用,往往想到借呗花呗,他们没想到日息0.045,年息是惊人的16%。银行从来不曾有过那么高息的回酬。蚂蚁金服有6亿的庞大小贷用户,6亿用户是怎样的概念?美国总人口3亿3000万。马云,从科技新贵,摇身一变,成了金融巨擘。

    被上帝遗弃的声音

    张曼玉倒霉了数年,终于遇上了贵人成龙、王家卫与徐克。拍了《警察故事》《旺角卡门》《阮玲玉》《新龙门客栈》《青蛇》,她演什么像什么,感情投入。她拍《警察故事》,意外砸伤,缝了17针,她于2003年从影坛退下,共拿下17个国内外影后的桂冠。可是张曼玉的真正兴趣是唱歌,早年(1983)参加香港小姐比赛,主持人请她在跳舞、唱歌、演戏选择一项,张曼玉曾毫不犹豫地回答:“我选择唱歌。”

    2014年5月1日,息影10年的张曼玉重返镁光灯下成了焦点人物,她在上海草莓节唱“甜蜜蜜”,惊动全场。这首在1979年被邓丽君唱红的歌,张曼玉完全不能掌握。她的嗓音沙哑,第一句便走音,唱的人尽兴,听的人吓呆。两天后,张曼玉到北京继续她的唱歌之旅,受到惊吓的听众的评语是“那是被上帝遗弃的声音”。

    马云才是那个能唱歌的人。他的歌艺在《攻守道》是牛刀小试,他与王菲卡拉OK式隔空对唱,始显实力。《只有云知道》歌词稍许改写,马云高八度飙唱:“如果云知道/逃不开淘宝的牢/每当心痛过一秒/每回哭醒过一秒/只剩下心在乞讨”,坐在沙发上的王菲听了为之一震。马云飙唱声音拿捏得好,情绪控制得宜。他的粤语不行,唱《海阔天空》才显得吃力。

    马云唱京剧,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出身评弹曲艺世家,穿米色长袍唱《空城计》,唱腔浑圆,举手投足功架十足。是阿里巴巴耽误了这位多才多艺的歌者。人非悟空,无法分身,时间有限,所有人都得面对“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的制约。

    马云从科技走向大数据、走向云端,金融走向借贷布局、掌控消费,建构他的科技金融王国。张曼玉名成利就,虽然在红磡开演唱会,已证明是个梦想。他们两人的起家、发迹、向往有其寓言性,晓喻大家:人们企图做不应该做的事,做能力不及的事,将沦为欲望的俘虏,外表好看内心缺乏平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