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峰会新貌,顺应时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胡逸山:峰会新貌,顺应时势

    在这疫情持续肆虐的当儿,真个约出来见面,大家至少会提心吊胆,一不小心遭受感染,那就可真大件事了。但事情总还是要办的,也就只好尽量依靠网上来办事了。平民百姓是如此,做领袖的也不过如此,本来将近年底的一系列峰会,也都纷纷搞到网上来举行了。



    其一就是东盟峰会。在东盟成立初期,会员国只有五个,而且各国领导人之间私交甚笃,大多皆以昵名互称,交谈也多直接以英语进行,峰会可说是较轻松的场合,有谈正事、但也有在高尔夫球场上以及杯酒交错的派对里联谊一番。

    东南亚这片文化、语言、宗教错综复杂的所在,也就在各国领袖们的友好相会下,竟然在近代没有发生太多太大的武装冲突。君不见人家中东地区、巴尔干半岛等,各造之间文化差异远没有东南亚来得大,但长期以来一言不合,也就枪炮相对,大打出手了。

    拉近全球各地距离

    后来主要是东南亚陆块上的好几个国家加入东盟,扩大了东盟领袖阶级的规模,但同时东盟峰会以前的那种俱乐部情调,也就一去不复返了。最起码的,这些新会员国的领袖们,基于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或锁国多年的社交情感,就再难以有以前那种在高尔夫球场上撇开助理们就直接以英语交流要事,过后互拍肩膀、互开玩笑,甚至招来也算是老友的、在附近久等的高级记者们在俱乐部餐厅里一起畅饮几杯后,神秘兮兮地透露一点谈判内情,让记者们也好向报社交代,大家皆大欢喜的情境了。

    取而代之的,是东盟领袖们正襟危坐在一张大圆桌旁,每位后面坐着好几位助理的绝对正式场面,大家通过即时传译来发言、交谈,大家都相对拘谨,除了少数几位也勉强算是认识外,私交坦白说实在谈不上。我就追随过东盟某国领袖的面书网页。此领袖一方面可能当时刚学会如何用手机自拍与上载照片到面书,所以热衷于展示他的新“手艺”,顺便也表示他的亲民与“追得上新时代潮流”;另一方面,我强烈怀疑是因为此领袖开峰会开得太闷了,需要自娱一下,也顺便娱乐他的面书追随者们。总之,此位领袖可以一帖铺上好几十张照片,有些是自拍、有些是与其他领袖们的群体自拍、也有些是拍对坐的领袖们、更有一些就直接拍下他面前的会议讨论文件,令人眼花缭乱,也始料不及东盟里还有如此另类、坦率、随性的领袖。

    演变至今,东盟峰会现在是通过网上视像方式举行了,也就是说连可以相对有私下交流的餐会、派对,或者是个别领袖之间拉到一旁进行双边会谈的机会也没有了。也许这就是通讯科技昌明的代价吧,一方面无可否认地拉近了全球各地的距离,另一方面也相对拉长了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疏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