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RCEP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霍咏强:RCEP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中国、澳洲原来就有贸易冲突,日本和韩国也一直有贸易纷争,日本更一直强调如果印度不参与,日本也不会参与;美国更声称让中国参加任何形式的贸易协定都是“最坏的决定”!但是为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CEP) 仍能顺利在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正式签署?

    尽管去年印度宣布退出后一度令形势变得复杂,这个由 15个国家加起来23亿人,组成了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是否真能改变全球贸易状况已经不再重要,谁会想到疫情大爆发?全球经济政治大洗牌,任何可能重振经济的机会,每个国家都不可以冒险放过。RCEP讨论8年,无论各国原来各自有什么盘算?现在这一刻谁也不能不签了。

    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再者,世贸组织WTO的地位在美国的动摇下也是岌岌可危,亚洲国家有“落单
    的危险,反正多边组织在斗竞争力之余,也有互相制衡的作用,当中各国又自有盘算,日韩澳纽自然认为总体经济能力胜一筹,但RCEP又有个基础条件是向经济力量较低国家倾斜,东协弱国寮国、柬埔寨、缅甸在准入安排得到优惠,所以又带有 “扶贫的味道;认真说,综合所有条款按理对中国最不利,但中国又为着推动多边关系的目标而来,总括而言,RCEP的组成可说是”逼不得已、各取所需、机会难逢”!

    协议包含了东协10国,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澳洲、纽西兰15个经济体,涵盖全球30%的人口、29%的GDP、25%全球贸易额。整个协定内容非常复杂,并且涉及未来20年亚太区各方面的贸易规则和关税变化,除了在货物贸易方面,各签署国同意在5至10年内至少去除九成的产品的关税外,并且会就知识产权、经济技术合作、技术标准、电子商务等各方面订立更加透明的规则。在投资方面,实行负面清单制度,进一步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许多评论都认为这是亚洲国家建立联盟来 “抗衡”欧盟、北美贸易区,不少中国内地评论更认为RCEP的签署是中国一个不折不扣的胜利,有了这个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中国更有条件与美国周旋。然而,正如前述,这个 “联盟”一点也不同心,除却中日、日韩、中澳之间的问题外,还有印度这个巨大变数,又例如日本、澳洲刚签了协定,转个头来就大搞”防务合作”,针对中国、推动武器防护协商。美国国务院官员还就RCEP分别对韩国和日本发出警告,指该协定不利于人权和数据隐私安全,声称和中国达成贸易协定都是“最坏的决定”。但是,这些国家也别无选择,因为在现实中,这15个国家根本没有办法摆脱这个紧密的区域贸易关系网络。

    因为RCEP真正的意义,就是组成区域供应链网络!

    RCEP 其实就是一个“毗邻国贸易协定”,消除区域内各国之间的贸易壁垒。例如对中国而言,并不是单纯理解为中国和其他14个国家的贸易协定,事实上,除了日本外,中国早已和其他国家签订了双边协议,因此RCEP的关键作用是15个国家形成供应链网络,通过彼此之间的贸易协定,可以形成低损耗的跨多国供应链,例如由日本出口到中国、中国再出口到越南的各重路线将会更加畅通。再具体的说,这个网络更能应付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冲突,以及突然额外增加的关税。

    關稅不斷疊加

    中国作为世界的工厂,处于全球产业链条的中转位置上,半制成品贸易占有非常大的比例。例如2019 年中国加工贸易进出口人民币8万亿元,占进出口总额四分之一。由于制造元件需要多次跨境贸易,使得关税被不断的叠加,降低了最终完成品的价格竞争优势。而在RCEP的框架下,各国都能极大的降低生产成本。

    当然,RCEP会直接加大区域邻国贸易增长,帮助改善亚洲国家对外贸易高度依赖欧美的局面,再加上东协国家的成长,也成为邻近先进区域的出口目标,例如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后,中国外贸并没有出现下跌、出口保持增长的最重大原因,和东协的贸易增长起了关键作用。在电子电讯业上,如果中日韩自贸协定也能顺利完成,那么和RCEP结合起来,中国主导的亚洲经济圈利益捆绑将会更加紧密,更能遏制美国试图破坏区域和平的干预。

    产业链网络也是令日本政府最终敌不过商界,同意加入RCEP的原因, 日本工商业联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协定”可以令日本公司在亚洲建立的供应链,将变得更加广泛、有效和有弹性”。日本几年来不断要求企业减低对中国制造的依赖,而这些企业唯一可能的出路,自然是东协国家,那日本更不可能离弃这个由东协倡议的协定。从现实上,协定覆盖日本近半数的贸易总额,包括中、韩这第一和第三大贸易伙伴,而正如日本热衷于TPP,也希望透过协定,开拓日本对外的商业服务市场。

    全球贸易目前面对的困难是,美国对世贸组织的态度,到底会因为拜登上场而出现怎样的改变?TPP虽说降级为CPTPP,但如今的拜登早已发声说要重回协议,再次拉拢各个盟友孤立中国。相比RCEP,CPTPP的规则更加全面、更加复杂,并且牵涉许多经济贸易以外的“政治条件”。除了零关税的原则外,它还要实行零补贴和零壁垒,要求在这个“联盟”内的资本、货物、信息、人口流动都要“自由化”。

    所以参与CPTPP也有不少负面影响,尤其有 《美墨加协议》(USMCA)在前,美国在最后一刻”上下其手”,在协议细节中加插对美国有利的条款,令加拿大和墨西哥都非常不满,但在人屋檐下哪得不低头,两国并无选择余地。现在,美国要吸引东南亚国家接受”政治条件更为困难”,加上有中国、泰国”被搞”的前车可鉴,越南、马来西亚、甚至智利、秘鲁的态度,肯定比较四、五年前更为保守,正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明确表示”没有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具有排他性的联盟,尤其是没有中国的联盟。”在中国的庞大市场之前,商业和企业利益会发挥更巨大的影响力。

    对于围堵重临,中国同样准备就绪,正如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在困难重重下仍然能取得进展,中国领导人今年也已经表示对加入CPTPP持开放积极的态度,如果中美都参与加入CPTPP的谈判,会令全球贸易机制变得更微妙,或许能为未来带来新的更大的机遇。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